民主只是一個屁
發佈日期|2017.12.07
文 / 黃智賢

吾皇吉祥 
啓稟皇上,促轉條例,大功告成。
原來,民主只是一個屁 !

1
恭喜我皇,賀喜我皇。
中華民國建國106年,走了106年的民主路。
終於被我皇,幹掉了。
我們再也沒有民,也沒有國,更沒有中華。
剩下屍體,迎風飄盪。
幹掉了中華民國,當然就把台灣鬼島上的中國,通通趕到太平洋裡。
大陸,根本直接當成敵國。
但,表面上還要裝個假,虛應虛應故事,走走過場。
因為台獨,還需要向北京偷搶拐騙,一點時間。
還需要用中華民國的屍體,包藏一下台獨的禍心。

2
教科書裡的中國意象,變成一個躲在東亞史裡的陰暗魔王。
時不時出來嚇人一嚇。
課本裡的日本上大人,對台灣恩同再造。
日據50年,把台灣剝削淨盡,殺他個60萬台灣人,不過是剛剛好而已。
是台灣刁民,野蠻無知,活該被日本大人砍殺。
但教科書還改得不過癮。
再給一個10年,等下一代長成,國族意識,就騰籠換鳥。
我皇將一統江湖,掃蕩中華。

3
如今我皇,邊吃著御廚烹煮的高等法國菜,品味高貴的紅酒,英姿煥發。
捏著整個司法體系。所以要辦誰,要怎麼辦,什麼時候辦,全看我皇高興。
掌握全部大法官,所以就算是我皇把2300萬人吃乾抹淨,乖如寵犬的大法官們,也會對我皇,汪汪回應。
我皇立任何惡法,都不會被宣布違憲。
不會有報應。
我皇永遠不會錯。
錯的,一定是人民。

4
我皇更把立法院玩成無法無天,隨便要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法律,下三濫的法律,都可以堂而皇之,絕不羞慚的納粹衝鋒軍。
憲法是什麼東西?
人權是什麼玩意兒 ?
不過是我皇用來奪權的藉口,地位當然比不上一張廁紙。
因為,廁紙,還可以用來擦屎。

5
去年我皇恩賜一個黨產條例,幹下即使兩蔣都不敢做的偉大功勳。
把民主國家法律上,絕不可"溯及既往";把民主國家絕不敢的"有罪推定";把對人民財產的不可剝奪,全部推翻。
這幾條對人權最基本的護符,我皇談笑用兵,就消滅於無形。
豈止是國民黨被抄了家。
婦聯會,國語日報,通通一聲令下,財產充公,變成國營事業。
難怪我皇,瞧不起中華。
想華夏5000年文明,除了始皇紂桀。
也沒什麼人,可以跟我皇,耀比光輝。

6
行政中立的公務員,很麻煩,因為很守法,很中立,不好用。
所以重要職位,一個個突然變成,我皇爪牙,或是爪牙的爪牙,才能幹上的位子。
農田水利會,鄉鎮長,榮民組織,,,我只要選不贏,就通通改成官派。
官派,就是我皇派令,就是都會是我皇親信。
你瞧,多麼省事!
我皇多麼英明。

7
我皇快馬加鞭,把人民當作芻狗。
保防法。要設保防員,派駐到各大企業,檢查企業忠誠度。
東廠當然比不上保防員。
保防員可以攔查任何他疑心的人事物。
不須法官同意,想扣押什麼,都隨他高興。

8
資通法也要比業績。
哪管推翻滿清的先烈 ?
哪管黨外前輩,生死掙扎要來的民主 ?
今天走到這裡,只要我皇一個眼色,爪牙可以隨時查封扣押任何人的手機電腦,或是任何東西。
真的,只要我皇疑心。
或是她突然感興趣。
不要什麼檢察官,更不要什麼法官的搜索令 。

9
如今促轉條例成立,讓戒嚴體制,自嘆不如。
我皇威武。
比較起來,希特勒不過像個黑道小弟。
那不僅僅是改幾個路名,學校名。不僅僅是毀掉幾億個硬幣。
不僅僅是實質上,把國民黨視為叛亂組織而已。
不僅僅是,把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開始,到1992年為止,定位為 “威權統治時期”而已。
不僅僅是,已經三審定讞的司法案件,全部抹掉不算。
喔,不。
是我皇說, 算,那就算。
我皇說不算,就不算。
法條裡,竟然明文規定,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物,只要跟這段時期有關,都可以被隨時充公。
因為這47年裡的一切人事物,都是威權的證據。
人民的身家財產,人民的命,人民的情書與日記。
只要我皇的爪牙與太監,說一句"與威權統治時期有關",就隨時變成是爪牙的收藏品。
因為促轉法明定,威權統治時期的一切人事物,都是我皇可以決定,可以玩弄的東西。
賤民不從, 有牢房等著你。
是非曲直,真相與否,我皇說了算。
我皇定義。
國家民族的歷史與悲劇,變成我皇蔡英文鐮刀下的,政治利益。
成為我皇的玩具。

10
腥風血雨,不過剛剛開始,而已。
別急。
你與我,2300萬人,都只是我皇腳下,踐踏的螻蟻。
因為,我皇擘劃之下,千萬草民賤民,永世無力推翻,我皇千秋萬載, 一統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