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與廈門的雙城記
發佈日期|2017.09.24
文 / 黃智賢

1

柯文哲到上海參加雙城論壇,在許多新聞泡沫下,有一個被覆蓋的新聞 : 柯文哲驚覺台北在許多方面比不上上海。
其實大陸在行動支付和網路的發展,已經帶領全世界的風潮,根本已經是常識。
而更多其他的指標上,上海早就超越台北。
想比較的城市,是香港新加坡紐約東京。
台北早已不是想要較量的對手。
台灣的綠色政治人物裡,柯文哲卻是第一個願意誠實承認的。

2
上海讓人驚嘆的,哪裡只是浦東新區像曼哈頓,或者是食衣住行的無現金生活。
一個長住過北美和歐洲的女孩兒說,上海固然還不能稱之為家,但每次回到台北,卻總是懷念上海生活的方便。
在上海住了好幾年的法國朋友說,他覺得,不像歐洲許多人,總覺得未來是沒有希望的。
他看到的上海,人人覺得有打拼前進的希望與動力。
他看到一種開放的,不懼怕改變,願意擁抱改變的整體心態。
這是他覺得此刻的中國社會,和歐洲最大的不同。
這種感覺,我體驗過。
我小時候的台灣,就是這樣的氛圍。
台北和上海年年舉辦雙城論壇。
但上海心中對台北的”雙城”對待,其實更像是對台北的一種情感上的懷舊與依戀,而不是與之匹敵的對手。

3
然後我去了廈門。
廈門今年,先是鼓浪嶼申遺成功,然後9月辦了金磚高峰會議。
九月的廈門,金磚會議已過了。但為金磚的努力,卻已全部留下來。
廈門和台灣,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鄭成功以廈門做根據地,才打敗荷蘭人,拿回台灣。
日據時代,不願被日本人統治的台灣望族,許多遷居廈門。鼓浪嶼上的菽莊花園豪邸,就是板橋林家的林爾嘉蓋的。
而金門人根本是從廈門去的。
一個台獨的朋友在廈門聽到滿街的閩南語,竟脫口說,為什麼他們也會說台灣話 ? 
不過幾年沒見,廈門街道之乾淨,如南加州般的海岸風情,小商場裡徵人廣告的薪資水準,已經直逼台灣中南部。
20年來,金門和廈門的消長,已經提也不用提。
廈門如今是謙和的說哪裡哪裡 “ 我們還是比不上台北 ! “”

4
上海,利用辦世博會的機會,徹底顛覆了上海,讓上海脫胎換骨。
廈門,則找到了金磚會議的機會,力爭上游。
我想,他們用的是逆推法。
利用一件讓市民驕傲的大事,設定城市的發展指標。
在這個目標之前,有什麼是我不足的,是我要改變的,是我要學習的,就火力全開,帶著整個城市往前衝。
上海的世博,和廈門的金磚,都成功地被當作努力的目標,轉化成為城市的驕傲。

5
在上海,在廈門,你碰到的當地人,固然表露著自信。
但更多的,是真覺得自己不夠。
總是說,”啊這方面我們還差得多,我們還在學。”
但真正打進我的心的,並不是看不盡的巨大工程,和輝煌的硬體。
而是一再聽到”我們不如人家,還要努力 !”這樣的話語,和臉上的那種迫不及待。
是看到兩個城市的乾淨整潔與禮貌。
是當我清晨在廈門旅館附近慢跑,轉彎的計程車,竟然在沒有紅綠燈的路口,悠悠然停下來,等我過斑馬線。
那一刻,我是如此感動。

6
從金磚會議的旅館陽台,可以清楚看到對岸的小金門。
第一次,從廈門看小金門,我熱淚盈眶。
走到廈門一塊海灘上,清楚看見大膽二膽島。
用望遠鏡,可以清楚看到島上的車輛建築行人,和巨大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大字。對應著廈門這裡,則是”一國兩制統一中國”的大字。
這片海灘,在兩岸軍事對峙時,軍事列管,閒人免入 ; 如今,已成為婚紗熱點。
我看著身邊那些幸福拍著婚紗的新人,燦爛的笑容。
願國泰民安,兩岸永不再起戰事。
想著我心愛的台灣啊,到底要往哪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