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黨國一致化
發佈日期|2016.10.17
文 / 黃智賢

2016年的王美花,不如1995年的薛香川

2016年和1995年,相距21年。
這中間,台灣歷經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但我們究竟是進步了,還是倒退了 ?

1 1995的薛香川
1995年的我,剛從國外回台不久,在新竹科學園區裡的一家科技廠上班。
竹科為了吸引科技廠,政府當時規定了所有行政流程都是”單一窗口”,消除了許多不必要的公文往返(red tape),和可能的紅包陋習。
因為竹科是保稅區,所以當時進出竹科的外來車輛,竹科是可以拒絕進入的。就算可以進竹科,還得停車接受檢查,連後車廂都得打開受檢。
其中, 就包括了選舉的宣傳車。
不管任何選舉,候選人都不可以到竹科裡面進行任何選舉活動。
不可以進去發競選文宣、不可以進去拜訪廠商、造勢。
當然絕不可能讓候選人的宣傳車進入。
所以竹科成了與各方地方勢力政治絕緣的淨土。
這是當時在竹科上班的人都引以為榮的事。我們總覺得,國家是在進步中的。
1995年年底是立委選舉,選舉正如火如荼的進行。當時是複數選區,選情詭譎多變,激烈無比。
有天科學園區大門口發生了一件爭執,還越鬧越大。
原來是,有個國民黨立委候選人的宣傳車隊,硬是要進科學園區。
但園區早規定了不能進去,門口警衛當然不讓進。
來人非進不可,口氣很大,他可是國民黨的,背景雄厚。
你小小警衛竟敢攔我 ? 
鬧得不可開交時,警衛沒辦法,一通電話打進園區管理局辦公室。
管理局辦公室出來了人,沒多久,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宣傳車,從大門口迴轉,離開了園區。
當時的竹科管理局局長,就是薛香川。
三級貧戶出身的薛香川,毫無疑問,是國民黨員。
毫無疑問,當的是國民黨的官。
可是他毫無猶豫,堅決不讓國民黨立委候選人的宣傳車隊進入科學園區。
這,就是行政中立。
他會沒有政治壓力嗎 ?
開玩笑。當時李登輝是總統,已經和黑金結盟,政治風氣開始敗壞。地方派系人物上達天聽,一狀告到李登輝那裡,你的烏紗帽就可能不保。要對大發土地才的財閥開到的王建煊,可不就是被財團反撲而下台 ?
可是薛香川沒有讓那宣傳車隊進科學園區。
明知可能遭到黨內高層政治報復,明知可能得罪自己同黨高層,可能妨礙自己的榮華富貴,薛香川卻全力維護行政中立,維護竹科獨立於政治之外的傳統。
這,就是風骨。
我眼看著宣傳車隊,悻悻然離開園區。
當下我熱淚盈眶,心想這個薛香川真是個好官!
我們國家,還是有希望的。

2 公務員的悲鳴
2016年的10月,一位身為基層公務員的夜問打權觀眾向我檢舉,”民進黨視行政中立於無物的惡行”。
他給我的信中這樣寫: 「各機關都收到凱達格蘭學校開班的報名公文。有些甚至是高層長官交辦下來。」
他寫: 「在國民黨執政時代,也沒看到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會這樣公然透過公務行政體系招兵買馬。這擺明了把公務員行政中立踩在腳底。」
他憂慮的寫: 「此例一開,以後民進黨可以透過行政體系,任意要脅公務員屈從其淫威。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事務官中立體系,將摧毀殆盡。」
這封檢舉信,附上了經濟部公文影印本。
經濟部竟然公然用行政體系,幫凱達格蘭學校招生 !
收到這封檢舉信,我心痛萬分。
明知民進黨就是這樣一個黨,但仍存了萬分之一的希望,但願他們顧念國家。但民進黨上台才4個月,就迫不及待的公器私用。
這個基層公務員的憂慮,正是我的心痛。
我們國家費盡了千辛萬苦,建立起來的文官中立體系,怎麼經得起民進黨再一次執政的摧殘 ?
3
10月11日的夜問打權,我公布了觀眾附上的經濟部公文,以及凱校的招生簡章。
公文發文日期是9月13日
公文主旨是: “函轉凱達格蘭學校地18期,,,,報名簡章一份,請查照轉知所屬有意願同仁報名參加。
說明有兩點。
一是說這公文是一句凱校給次長王美花的信函辦理的。
二是要有意願參加的,填好報名表,要送到經濟部人事處辦理。
所以這封公文透漏了甚麼真相呢 ?
1) 經濟部竟然用公文幫凱校招兵買馬。
2) 是王美花下令的。
3) 經濟部不但用公文幫忙招生,竟然還要公務員到人事處報名。也就是經濟部人事處竟然是凱校招生報名行政作業的一環。
4)所以經濟部人事處知道部內哪個公務員報名了 ? 哪個沒報名 ? 將來長官是要以是不是凱校學生,來做升遷考核的標準嗎 ?
5) 凱校學費要3萬元。
我公布公文之後,連當天的來賓,如資深記者出身的董哥,王鴻薇和李明賢,都大吃一驚。
對民進黨這樣公然的黨國不分,公器私用,無法置信。怎麼敢?
董哥說,陳水扁以前也這樣幹 ! 還公開要警察到凱達格蘭學校上課。
第二天,蔡正元臉書也追打了這件事。
同時,國民黨黨團開記者會批判王美花。

4
1) 人事處不知違法 ?
經濟部派出來頂罪的人,是經濟部人事處長陳榮順竟然說: 「當初次長室秘書交辦此一事項,以為只是跟一般學術單位性質相同的研習課程,因此才發文鼓勵同仁報名參加。」
他承認自己對此事思慮不週,造成外界疑慮感到抱歉。
(我的評論): 
人事處竟然以為凱達格蘭學校是一般學術單位? 你相信 ?
而且,所有學術單位,人事處都服務週到的用公文招生,還協助報名行政作業 ? 你相信 ?
那人事處要有多少人力物力才可以負荷 ?
而王美花辦公室秘書交辦, 不就是王美花交辦 ?
不然人事處為什麼要聽命於一個祕書? 
人事處會不知道這樣做違反行政中立法 ?
如果不是在長官的壓力下,膽敢違法 ?

2) 王美花: 我沒經手
王美花在夜問打權播出後,就四處做危機管理。
她不管是私下打電話,還是回應記者,回應都是這樣的:
“是人事室轉傳,自己不知也未經手。 “
“因為常有各種學校送文過來,所以部內人事室就把它當作為研習機會,轉傳給其他同仁。”
(我的評論):
王美花說她不知情,是人事處自己轉傳的。
這樣推卸責任,教下屬出來扛責任的嘴臉,教人驚嘆。
凱校的信是寄給她的。如果不是她交辦,人事處怎麼會拿到凱校的招生簡章? 怎會轉傳?會協助報名作業 ?
之後她的說法變成,她不知情,是她智慧財產局帶來的秘書自己轉傳。
所以雞犬升天,一個秘書有這麼大的官威,一聲令下,天下莫敢不從。
文官中立,行政中立,通通都沖下馬桶去。
黨國一體比較要緊,把國家的行政體系,拿來幫凱校招兵買馬。
王美花和顧立雄,是集榮華富貴,有權有錢的一對法律夫妻。
王美花跟顧立雄一路支持民進黨,但馬英九執政時,還是升她為智慧財產局局長。
蔡英文520一就職,立刻升她為經濟部常務次長。
而出身常任文官的她,竟然出手,敗壞文官中立。
真是敢。

3) 林全: 這不是黨政不分
第三天,立委費鴻泰質詢行政院長林全這件事。
林全的答詢,是官員無行的另一種極致展現。
他說: 「凱校傾向確實偏綠,未來會避免。但它並非民進黨營單位,這不能講黨政不分」。
(我的評論):
如果這不叫黨政不分,那可不可以說是 ” 扁政不分 “ ?
士大夫之無恥,是為國恥。
滿朝文武,爭著比誰比較無恥。
因為越無恥,官位越穩妥,升遷越快速。

4) 2016年的王美花,比不上1995年的薛香川
經濟部幫凱校招生,讓人事處介入凱校招生。
讓公務員忠字當頭,報名凱校,成為綠營自己人。
另外,當成學術研習,還可以請公假。
政府會不會用公帑補助 ?
民進黨何需黨產 ?
民進黨不但有各種基金會作為變形黨產,而且整個國家,都是民進黨的資源。
你問我,這件事我的結論是甚麼 ?
2016年的王美花和林全,比不上1995年的薛香川。
1995年的薛香川,可以不計一切,力保竹科的行政中立。
2016年的王美花和林全,卻迫不及待的以自身的權勢,踐踏行政中立,褻瀆行政體系。
至於風骨 ?
這兩個字怎麼寫 ?
王美花和林全,怎麼會懂 ?
於是,民進黨執政下,每個部會都有王美花,都有林全。

5) 公務體系必須快速綠化
從幫凱校招兵買馬,在公務體系裏,公然建立政治識別。
到要把三級機關首長由文官擔任,硬改成不必有公務員資格。
地方上則多數是民進黨執政,大量進用自己人。
這是為什麼 ? 只是要安插自己人 ?
不。
這是要急速的幫公務體系換血。把原本沒有顏色的文官體系,快速而徹底的綠化。
民進黨再次拿到政權以後,做的一切事,都只是為了要掌握更多權力。
是有系統的把中華民國快速變為民進黨國。
所以,不會只有一個王美花。
民進黨內,人人皆是王美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