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建國藍圖 --如果我是蔡英文
發佈日期|2016.09.27
文 / 黃智賢

蔡英文就職4個月,民調無量下跌。
不只無量下跌,而且崩跌是幾乎無可逆轉的大趨勢。
但看蔡英文,你覺得她害怕嗎? 你覺得她在乎嗎?
當然不。
為什麼她對所有政客都視為生死交關的民調,竟然不太在乎 ?
顯然她的策士和團隊,胸中自有盤算。

蔡英文顯然深信,只要做好自家基本功,那怕民調和輿論批評。
如果我是蔡英文,我絕對相信,只要努力耕耘,不但我的連任是必然的,而且甚或可以讓民進黨永久執政。
連任不是我追求的目標。
民進’黨永久執政,我起碼執政16年,才是我們追求的目標。

如果我是蔡英文,只要做好這些功課,目標必然手到擒來,如桌上取柑。
1. 對國民黨斬草除根。 
2. 文化台獨要加快。
3. 守住並擴大佔7成綠營的深綠基本盤。
4. 加強對國家資源的掠奪和使用。 
5. 司法一條龍。
6. 媒體。


1. 對國民黨斬草除根,殺雞儆猴
對國民黨斬草除根,進行抄家滅產式鬥爭。
這部分進行得很順利。
以摧枯拉朽之勢,通過了違憲、反人權,媲美納粹的”不當黨產條例”。火速派出顧立雄火,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成立黨產會。
黨產會自己就有超越司法的的霸王權限。
這是一個試驗。 
如果這樣的法條來對付國民黨順風順水,那以後類似的法案,通通可以推出來。
一次放話,一紙公文,顧立雄就可以叫國民黨連發薪水都不准。
這一步這是最關鍵的。
國民黨被抄家滅產以後,會加速內鬥,最後只剩一個招牌,卻已經是銀樣蠟槍頭,內部分裂檯面化,甚至爆發一波波出走潮。
這時就算我執政一塌糊塗,民調跌到地平面以下,我也不怕。
人民看國民黨的笑話都來不及了,也沒有其他政黨在意識形態和組織力上,可以跟民進黨競爭的政治勢力。
所有爭奪和選舉,將只剩下只有大綠和小綠的茶壺之爭。
但小綠豈能跟大綠鬥? 小綠是我的圍事,我的打手,我的棋子,我的掩護。
太陽花,反課綱,大浦案,文林苑和柯文哲,都是好例子。
用資源、位子、摸頭和鬥爭就可以擺平。
比如說台北市長選舉,國民黨連像樣的戰將都推不出來。
我們已經用柯文哲的假白色,達成打下藍色的階段任務了。
下一屆,柯文哲早已結束,想都不必想。
而藍營。 
有藍營嗎 ? 
藍營已經被白色力量殲滅了。
人民不選我,還有誰可以選 ?

2. 加速文化台獨
文化台獨已經快要大功告成了。
從1992年至今,從教科書的台獨意識化,到李登輝家陳水扁的20年實質台獨執政,都已經成功的建造了新一代的台獨覺醒青年。
台灣35歲以下的青年,幾乎沒有人自認為是中國人。
對大陸既輕視又仇視的年輕世代和選民結構,可以確保不管是再媒體氛圍的塑造,還是選舉,民進黨的意識形態和地盤,都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2016的民進黨,拿下中央執政權,拿下立法院,再地方執政又院超過多數。
所以2016年,我們的目標是,必須在第一個四年,讓全台意識形態深綠化。
我執政8年以後,台灣將徹底成為沒有制憲建國之名的新國家。
台灣是新國家,只剩一個不知所云的中華民國的皮,糊著。
不知所云,是因為這個中華民國所代表的一切精神和憲法體制,都被否認。
中華民國,是沒有光復台灣,是外來流亡政府,是萬惡的中國代表。

3. 擴大深綠基本盤
綠營的深綠佔綠營的絕大多數。
深綠越多對我越有利。
要鞏固權力,就要緊抓深綠。
我更要用盡各種國家資源,擴大我的深綠基礎。
當已經佔有七成的深綠擴大了,就會擠壓小小的淺綠往中間選民和淺藍移動。
當淺綠被當成中間選民,藍營的殘餘,就會被”中間和淺藍化”。
於是,本來就活躍,而再綠營佔有7成的,數量龐大的深綠支持者,數量更加擴大。
同時藍營因為被斬草除根,沒有資源,內部分裂而極度萎縮。
甚麼意思呢?
就是所謂社會上的”公正力量”,都是淺綠的。
過去的公正和中間勢力,被打成藍的。
而殘存的藍營,都要搶中間力量,於是自我洗腦成為淺綠。
社會的主流意見和中間力量,都是深淺不一的綠了。
意識形態和戰鬥力上,只剩下不到5%,被徹底汙名化的”深藍”,跟我對抗。
但這些人一出來,媒體氛圍,輕輕鬆鬆就他們自動抹紅,小丑化了。
選舉要贏,意識形態要先贏。
在意識形態上,台灣已經沒有人足以挑戰我。
那,民進黨永遠執政,還有問題嗎 ?

4. 國家資源的分配和掠奪要快。
所有的國家資源, 用改革和自由化之名, 通通都可以賤賣給財團。
這個工程,從李登輝時代開始。
李登輝開始弄民營電廠,高鐵BOT。
陳水扁有二次金改,有ETC,有下水道BOT。
我繼續把台電以自由化之名,分配給財團。
國營和公營資源,當然要納為己用,錢脈人脈,源源不絕,從中而來。
我何需黨產,整個國家都是我的產業。

5. 司法一條龍
但要完成建國工程,”司法一條龍”絕對是地基。
從立法、檢調、審判和釋憲,我都得牢牢掌控在手掌心,更要上下游整合。
,從學界,檢調,審判到釋憲,完全交給我滲濾自己人,完全一條龍作業。
有了司法一條龍,我怎麼倒行逆施,我怎麼天怒人怨,我都贏,我永遠贏。
甚麼樣不可思議,國民黨連戒嚴和白色恐怖都不敢推的法案,我都可以推。
用轉型正義和改革做藉口,我要幹甚麼都可以。
去釋憲啊 !
一來親民黨是我佔有, 國民黨只有35席,而且還鬧分裂。
就算釋憲了,因為我提名的大法官,一片深綠墨綠綠油油,憲法官司,我豈會輸 ?

6.
至於媒體,不用解釋了吧。
操作媒體的手勢,我豈會陌生 ?
更何況我現在有中央和地方資源。
更何況年輕人一片台獨, 媒體為了生存,也要迎合台獨,收視率會自動幫我篩選淘汰,那些台獨青年不愛的節目。
會有許多人,幫我把一切的錯,歸罪別人頭上,轉移焦點。
抹黑,轉移焦點和製造聲量,駕輕就熟得很。
說兩岸關係倒退,是北京和深藍的錯,就是經典之作。
兆豐硬掰說周美青是門神;樂陞案緊抓陳文茜打。
都轟轟烈烈搞起來,製造媒體氛圍,掩護我真正要做的大事。

7.
更重要的是,這廝個月來,我用超越白色恐怖的手段整肅國民黨,用法西斯手段整肅政敵,社會上卻沒有甚麼反抗和質疑的力量與聲音。
當人民生活在法西斯政府下,卻得意洋洋自嗨。
人人像抓寶寶的人人,被中央廚房操控。
我都快要笑翻了。

台灣建國大業,即將大功告成。
當台灣以改革和民主之名,進行下一波修憲。
民進黨長久執政,指日可待。
還是叫中華民國,那有甚麼要緊 ? 
除了那層皮,全部都是台獨的實質。
而權力,資源和政權, 才是硬道理。
用來騙到敵人安心,值得很。

我也可以順理成章,重新計算任期。
執政16年,豈是空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