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茜等獨董犯了甚麼錯?
發佈日期|2016.09.08
文 / 黃智賢

日商百尺竿頭公開收購樂陞,結果竟然不履行,樂陞股價狂瀉,投資人蒙受巨大損失。

這一股怒火,最近突然指向被收購的樂陞的三個董事陳文茜,李永萍和尹啟銘身上。
樂陞案中,如果陳文茜,李永萍和尹啟銘三個獨立董事犯了罪,比如內線交易,或是勾結禿鷹或是圖利。
被萬人唾罵,這叫做罪有應得。
但如果這三人其實是無辜的,讓這三個人來背負樂陞案破局的罪責,其實真是一石三鳥的連環好計。
這可以達成三個重大目標: 
1讓他們去背別人的黑鍋。2轉移犯罪焦點。3順便鬥臭藍營餘孽。
一次捕獲三條無辜大魚,這實在是太上算的一件事了。

當你看到把2008年就退休的周美青打成兆豐2012年門神的謝金河, 和民進黨的尚潔梅,跳出來痛打這三個獨董時,你不禁會聞到政治追殺的臭味。
然後,連馬英九曾經幫樂陞剪綵,也變成罪狀了。

兆豐案,嘗到甜頭了嘛。
綠營一片興奮,把兆豐打成前朝弊案。
以後咱都這麼幹。

1
背別人的黑鍋
甚麼意思?
日商百尺竿頭要公開收購樂陞。
審查這個外商的單位,叫做經濟部投審會。
負責公開收購事宜的,是中信銀。
我國法律,根本沒有要求公開收購者,要提出履約保證金。
所以臨時反悔,完全不必付任何成本。

而這三個獨立董事,是被收購的樂陞的獨立董事。
根據法規,當日商通知他們要收購了。
他們只有不到7天的時間,可以召集律師和會計師,審議公開收購條件的”公平性和合理性”,也就是收購價合不合理。
法規並不允許他們去實質審查這個日商。
況且你就算實質審查日商,你要這三個獨董,如何去預測日商日後會不會履約?
你不如去找摸骨大師或是星座算命,還比較實際。
當百尺乾圖竟然不履約,有三萬多個投資人,因為投資失利而怒火爆發,卻不知該找誰時,有人出來適時點火,把箭頭導引到樂陞的獨立董事身上。
而這三個獨立董事,恰恰都是名人,那不是一下子就把火引到別人身上,大夥兒上啊,去打他們 ?
而且這三個人都是個體,都是在野者,很好打擊的。
經濟部和金管會才是真正應該負責的單位,卻一付不干我事的樣子。是民進黨要負責。中信銀是財團。
卻都沒事。
這個局,懂嗎?

2
轉移犯罪焦點
從日商要收購消息傳出以後,樂陞股價就開始劇烈波動。
而且在沒有任何風吹草動下,市場上兩次出現,同一家證券公司,集中大量放空。
集中大量放空,這不是有鬼, 甚麼叫做有鬼?
樂陞收購案太多疑點,種種跡象又顯示,禿鷹集團有介入的跡象,黑影內幕重重。
這時把火引到名人身上,讓投資人怒火,媒體和檢調的目光,都放在這三個獨董身上,這豈不是太妙了 ?
即使事後證明這三個獨董是清白的,是無辜的,是盡責的。
但這三人已經幫我擋了幾個月的輿論砲火。
甚麼做代罪羔羊?
用來幹嘛的?
就是幫我被人砍,被人殺的。

3
順便鬥臭藍營餘孽
這三個獨董,都是藍營大咖。
要在媒體和網路上煽起仇恨,不是容易得很 ? 
如果鬥這三個人,豈不是在媒體上可以轉移焦點? 
這功效不是跟兆豐金一樣 ?
如果2012年的紐約兆豐事件,可以用來公然指控2008年5月就退休的周美青。明朝的劍既然可以斬清朝的官,那藉著樂陞案收購破局,鬥臭鬥垮陳文茜,李永萍和尹啟銘,只不過剛剛好而已。

投資人要憤怒,對他們憤怒好了。

如今樂陞董事長許金龍已經改列被告,這三個獨董被傳訊約談,是隨時可能的事。
即使事後證實這三個人既不買賣股票,也沒有內線交易。
而他們身為獨董,不但已盡法律要求的職責,更沒做任何圖利別人的事。
日商不履約,事神仙都管不了的事。
那已經是三年五年後的事了。

有這三個人出來擋子彈,該負責的,該被查辦的,掌權的,通通都安然過關了。
該浮現的真相,也許永遠不會被發現。
豈不妙哉 !

4
樂陞,到目前為止,並不是一家垃圾公司。在台灣算是還不錯的公司。
今年7月營收2.05億元,稅後純益每股有純益0.12元,光7月。
過去在高科技和網路公司的工作經驗,讓我對樂陞這家公司會偶爾關注。
因為讀的是MBA,所以對商場征戰有著職業上的興趣。
但第一次認真看樂陞的新聞,是因為他跑去買了「一之鄉」這個老字號蛋糕店。驚訝了沒多久,樂陞竟然又買了「怡客」這個餐飲連鎖。
一個網路遊戲業者,究竟在布甚麼局? 
但無疑的,「怡客」和「一之鄉」都是實體經濟裡擁有現金流量的好公司。
再聽到樂陞的消息,竟然是有日商要公開收購,而並不是合意收購。
也就是說,樂陞並不是心甘情願地跟日商百尺竿頭談併購,而是百尺竿頭不管你願不願意,就直接發動公開收購。
樂陞是一個被迫被收購的被害者。
樂陞原來的經營團隊,只有6.25%的股權。而要來收購的這個日商,原來也擁有樂陞8%以上的股權,持股甚至比原有的經營團隊還要多。
只是它原本是一個silent partner,只有股票,沒有董事席位。
這次竟然要在市場上,以128元/股,公開收購三萬八千張(約25.7%股份)樂陞股票。
而原來的經營團隊, 在收購完成後,是可能被掃地出門的。

5
做為被公開收購的樂陞公司,當它在五月,無預警的被「百尺竿頭」這家公司,透過中信銀,專人送達文件,告知說,「我要來公開收購你了」。
根據「公開收購公開發行公司有價證券管理辦法」,它必須在10天內,就要公告許多文件,包括對這次收購,對股東有甚麼建議。
第14條第二款這樣寫:” 就本次收購對其公司股東之建議,並應載明任何持反對意見之董事姓名及其所持理由。 “
被收購的公司必須給股東建議,並且要求反對收購的董事,如果反對收購,要公布姓名和反對的理由。
這甚麼意思 ?
這條文這樣寫,意思是基本上,被收購的公司,不需也不該反對收購。除非你有非常強烈而堅決的反對意見。
而且你不可以匿名反對,要求你必須具名反對,並且詳列理由。
被收購的公司,基本上是沒有反對收購的權力的。
你反對好了, 他收購還是照樣進行。
唯一可以駁回的,是經濟部投審會。

6
根據第14-1條,被收購的公司,「應即設置審議委員會,並於十日內公告審議結果。 」
看到沒,在10天裡,去掉周末,再掐頭去尾,其實只有不到7個工作天。
這7天裡,被收購的公司要設置審議委員會,要審議,然後還要公告審議結果。
只有7天。
這個審議委員會怎麼組成? 
條文要求「設有獨立董事者,應由獨立董事組成」。
那法律要求這些獨董要審議甚麼呢? 
條文明白說,要審議的,是「公開收購條件之公平性、合理性,及就本次收購對其公司股東提供建議。」

7
什麼叫做「公平性、合理性」?
就是這次的收購價公不公平? 合不合裡?
「對其公司股東提供建議」。
甚麼建議?
就是對這次收購,股東要不要把股票賣給收購者,有甚麼建議。
當法律規定,只給獨立董事不到7天的時間,來審議收購案。
而且明白告訴獨立董事,你要審議的,只有兩件事,叫做「公平性、合理性」。
翻譯成白話文,就是要獨董們看看,收購價格跟公司本來的股價相比,合不合裡? 公不公平?
這個審議的過程,從法律訂定的實質面來看,基本上被收購的公司,是無能反對收購的。
你看日月光和矽品的不合意併購案,大家就是比股票多寡,然後看主管機關核不核准。
當法律只給獨立董事不到7天,要在這不到7天內,召集律師和會計師,研究收購價格合不合理,公不公平,然後開審議會, 駔成審議, 然後公告。
這個法律條文,流程和時間限制,就是明白顯示,法力其實真的就只是要求獨立董事,研究收購價合不合理。
不然給你7天不到,就算你不吃不喝不睡,你有時間,能力和法律基礎可以做甚麼事? 況且法律也不許你做其他的事。

8
所以普華商務法律律師事務所(PWC)和KPMG諮詢公司向獨董建議說,審查百尺竿頭公司提出的收購條件,符不符合公平、合理性這件事,才是獨立董事審查會要向股東提出的「建議」。

許多人現在責備樂陞獨董,為什麼不審查百尺竿頭”適不適格”收購。
問題是,被收購公司的獨董,並不是被要求要審查收購者適不適格。
政府和法律對公開收購者的要求,非常寬鬆,甚至不要求履約保證金,也沒有甚麼門檻限制。
甚至法律上,在集中市場個人違約不買股票,都有罪責。
可是在公開市場違約不收購股票,竟然不必被追究。
地球上不會有一家公司的獨立董事審議會,有能力可以在7天不到, 研究股價合不合理,調查收購者適不適格,然後打包票這家公司一定會履約收購股票。
有這種能力,去買樂透就好了。
有公權力和能力可以審查,這個公司適不適格可以收購的單位,叫做經濟部投審會,不叫做樂陞獨董。

9
陳文茜等獨董,對這個收購案,依法是沒有駁回權的。
對這個收購案審議,獨董們最後做成的結論是甚麼?
他們的結論是「中立建議」,也就是不鼓勵賣股票,也不反對你賣。
當時樂陞古家約在104元上下。
百尺竿頭提出來的收購價,是128元,落在律師和會計師經過專業鑑價的合理價格帶。
我判斷,他們沒有任何正當理由可以質疑這次的公開收購價格,沒有駁回權,也找不到理由建議股東賣或不賣股票。
所以只能持中立意見。
我想, 如果當時他們竟然發神經,審議出一個"不建議"的結果給股東,甚至害得溝購破局,那股東們不是會群情激憤,痛罵陳文茜他們,憑什打壓股價? 害他們遭受損失?
你是獨董,該怎麼辦?

10
獨立董事為什麼沒有提醒股東們,日商百尺竿頭,是有可能違約的?
可是日商百尺竿頭的違約風險,在公開說明書已經清楚說明,也已經有公文書格式提醒投資人,所以他們提醒投資人,要詳閱公開說明書。但在對外發布的聲明稿理面, 獨董們還是盡責的提醒了股東和投資人,這次公開收購, 是有違約風險的。
這樣做,還不夠嗎?
違約的風險,照理講應該是由法律,承銷商,政府審查和履約保證金,以及投資人這五大關卡來把關,不是嗎?
怎麼會到最後找被收購公司的獨立董事,來幫大家做代罪羔羊呢?
當然我們還是可以求全責備獨董, 你們怎麼不囉嗦一點, 多多叮嚀幾句?
可是因為沒有多多叮嚀幾句,要把獨董當成罪犯看待,這叫做甚麼?
這就叫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不是嗎?
我們可以這樣嗎?
一場收購案破局,竟然最後讓被收購者獨董揹責任。
這樣的國家, 還真是文明。
這樣的背後算計,更是驚人。

11
樂陞案讓我們看到台灣在金融法令和操作上的叢林生態,看到顢頇的掌權者,和不可思議的法律,以及民粹怎樣操作動員,以為私用。
讓我們看到無辜者怎樣可以陷入牢籠。
樂陞案極可能有犯罪者,有瀆職者,有共犯,有合謀。
但如果我們找無辜的人做代罪羔羊,而讓真正犯罪的人賺錢走人,那豈不是成為犯罪者的幫兇。
而讓獨董們為自己沒錯的事,負上無止盡的責任,甚至面臨莫須有的罪名,面臨私人財產被扣押。
那就不僅僅是擊垮了這三個無辜的獨董,而是我們的商業機制和文明徹底的潰敗。
台灣將成為禿鷹新樂園,成為公司治理的地獄。
哀我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