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政府背叛的英雄好漢
發佈日期|2016.08.02
文 / 黃智賢

去守護太平島的五艘漁船,7月31日(週日)終於回到屏東東港的鹽埔漁港。
這一趟前後12天,傷的,是心。所以鄭春忠船長說,真心換絕情。
因為在岸邊等著他們的,除了歡呼的人群,還有蔡英文連綿不絕的追殺。

1
我必須下去屏東,我知道。
這等英雄好漢,我怎能不親自去迎接?
我怎能不親自去致謝?
在蔡英文總統忙著喪權辱國,賣台換自身的利益,而民進黨眾人一呼百諾,無情無恥的踐踏自己的國人國土時。
幸好有鄭春忠這票漢子,衝出來大聲呼喊: “太平島是我們的島,那200海里經濟海域, 是我們的。”
一句話說出島和礁的巨大差別。
他不是只用嘴皮子喊。
他用的是紮紮實實的行動,要證明太平島本是島。
他號召更多漁船跟他一起去登太平島。

本來可以有10艘,可是蔡政府不但沒有支援幫忙,還恐嚇威脅,最後有五艘出發。
來回一趟,前後要花12天。他耗費了200多萬。
這件事,他幫我們做了。

這本該是總統要捍衛的,他捍衛了。本該是總統該努力的,他做了總統該做的事。
鄭春忠說: “我為的,是台灣。那太平島,並不是我的家產,是全台灣人的,是祖先留下來的,政府怎麼可以放棄?”
這可是中華民國的。
不過蔡英文並沒閒著,她可是努力追殺他們。
而鄭春忠看出來了,這是因為蔡英文不要太平島。

2
我單槍匹馬,去了屏東,晚上就住在東港的小旅館。
東港人質樸,熱情,豪爽,而且善良。
任何人都會一下子就喜歡東港。
路邊的陌生人,麵店的老闆娘都知道: ”漁船要回來了,可是政府不要太平島,也不要漁民了。”
”拜託你要幫我們東港人出口氣”! 怎麼也不肯收錢,最後只能給了錢逃走。

當我說,東港漁船去保衛太平島,是真正的英雄時。
被別人稱讚了,他們只會訥訥的,笑著說不出話。

週日當我站在碼頭邊,在鞭炮聲中,耳聽著人群喊著英雄英雄,跟大家一起鼓掌歡呼,歡迎五艘船回港。
當我看著這幾個質樸熱血的船長和船員們,我忍不住落淚。
有船長嚷著好久沒抽菸了,好哈菸。岸上的人爭著想塞一包菸過去。
看著鄭春忠船長臉上的汗水如噴發,悲憤地說,真心換絕情時。
我想起東港那些早上5點就已經蹲坐著賣菜的東港老太太。我想起早上6點就去加油站上班的東港小女生。
想著台灣勤勤懇懇討著營生,善良質樸的百姓。
聽他問蔡政府:”去金門要45天前申請嗎? 去美國要45天申請? 去西班牙要45天申請? 政府根本是在糟蹋人。”
是的,是在糟蹋人民。
糟蹋這些一直支持著他們的,樸實勤奮的人民。
糟蹋留給我們豐厚祖產的,我們的先祖。

3
蔡英文用盡公權力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她不要太平島。
因為不要太平島,粗糙說謊露了餡也不在乎。
國防部說是軍事重地,不准人民去,被郝柏村打臉。
郝柏村說: “是軍事重地怎會國軍離開讓海巡署守島上? ”
一句話戳破謊言。海巡署是海上的警察。你甚麼時候聽過軍事重地由警察鎮守的?
海巡署鎮守, 是因為不是軍事重地。
郝柏村說,太平島跟綠島一樣,中華民國國民,都可以去,無須任何人批准。
出發前,漁業署就叫漁會找去喝茶警告。被揭發了,漁業署還說謊不承認。
國防部說任何人要上太平島,要在45天前申請。
然後被發現,那根本空軍內部的內規。

4
蔡英文從頭到尾,不讓他們上到太平島。
三艘漁船,用人道救援的方式,讓他們上到碼頭,但也只有碼頭了。只能在船邊走動,不能越雷池一步。
另一艘漁船,因為被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等人罵說載了”3個中國記者”,”動機不單純”,只能委屈的停泊在外海,不敢靠近太平島。
那三位香港鳳凰衛視的記者,都是中華民國國民,每天在台北的鳳凰衛視上班跑新聞。台北的新聞界,大家都知道。
其中,黃家騰還是台灣原住民阿美族,另一個是高雄人許少軒。
如果因為老闆是大陸人,公司在香港,就隨時可以被羞辱的話,那戴立忍之前不是幫趙薇拍戲? 那戴立忍算甚麼?
我們最愛的侯導侯孝賢,他拿到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的聶隱娘,資金不是一大半來自大陸?

王定宇有甚麼資格,用納粹式的語言,羞辱新聞記者? 指控漁船?
這是對政府機關下動員令,要他們追殺到底。
漁船一回來,漁業署立刻放話,說這三個記者”顯然動機不單純”。
漁業署的規定是,船員要有船員證,且和船東有僱傭關係。
就法論法,只要符合這兩個規定,就不能罰。而且不過是行政命令,漁業署說話的口吻,卻如戒嚴時代的警總,竟然要審查人民的行動和動機。
蔡英文的政府,動機才不單純,行為才可恥。
可恥的是,不單為了美國,也為了早日台獨,忙著把太平島做人情往外賣。
不惜用戒嚴時期警總的手段。
為的是四個字: 殺雞儆猴。
因為要禁絕未來所有台灣人去登太平島。
因為她把太平島給出賣了。

5
在岸邊向英雄致敬的,還有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帶著立委王育敏,曾銘宗和張麗善。
我心裡覺著悲涼。
民進黨怎會如此無情無義呢?
這些質樸的人民,選出了民進黨的議員,民進黨的縣長和民進黨的立委。
而船長們,是為了台灣的尊嚴,為了台灣的利益,出錢出力去保護自己人。
今天,卻沒有一個民進黨的人,來支持這些船長。
來的,只有民進黨政府無盡的追殺。

6
我站在鹽埔漁港,向船長們歡呼致敬,向他們致謝,帶著淚水。
我蹲跪在碼頭邊,所有攝影機的最前排,記錄著船隻靠岸的那一刻,記錄著船長們悲憤的聲音和面容。
船長千里迢迢帶來的太平島三寶; 太平水,太平島的沙,和太平島上生長的椰子。

鄭春忠船長就在碼頭邊,突然拿了刀子, 割下一顆千里迢迢帶回來的太平島椰子,豪邁的把椰子給了我。
無法置信他把椰子給了我。
手上抱著椰子,我又不爭氣的哭了。
這太平三寶,是台灣人的情義。是台灣人爭一口氣,保家衛國的情義。
這情義,何止萬金?

我知道他不是要給我,他是想要謝謝所有真心在乎太平島的人,所有關愛他們的人。
他是要我拿這三寶,告訴這個社會,太平島,不是礁。

是的,喝了太平水,甘甜。
裝水的瓶子上寫著: "太平水,保太平。"
想問問蔡英文,有沒有一丁點良心不安?
明知她不會。
蔡英文,哪有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