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就可以下流無下限?不誠實無下限?課綱篇
發佈日期|2015.08.04
文 / 黃智賢

我欣賞遵守民主遊戲規則的人。

這樣,即使主張台獨,我雖然反對,也會尊敬。
人沒品,只會毀壞這個國家,不管你主張甚麼。

8月2日和8月3日,我在臉書舉證,揭發,李扁時期如何製作台獨教科書,多年來洗腦學生。
並且,我要蔡英文不要逃。
我等著蔡英文和民進黨的回答。
卻等到了不入流的回應。

有個報紙叫民報。8月3日民報登一篇「看不下去啦!黃智賢讚馬英九調課綱,高中教師狠打臉」。
其實綠營的人每天都在幻想要打我的臉。
但手法都跟姚立明一樣,只能用無所不用其極的說謊方式,自己寫一個標題,說他可以打我的臉。自己高興一下。

這種事已經發生許多次了,這次又來了。
為什麼為了台獨和奪權,就要做人格低賤的事呢?
本來也真的不想理會,因為不入流的人何其多。

對這種直接抹黑,無須證據的事,回應實在是抬舉了他們。
但今天,不想沉默。
因為關於課綱微調的謊言,已經太多。
不可以繼續縱容這種謊言。
所以浪費時間,拆解一下他們的手法。

1 標題
標題很聳動,讓綠營的人看了就精神一振。
自己做一個標題,與事實完全不符。但沒有關係,只要說打臉黃智賢,就很自嗨。
然後就可以完成自己的幻想,在自己的平行世界和PTT,假裝真的成功了,自得其樂。


為什麼不提供我的臉書文章連結?
記者唐詩直接引用,說是「公民教師行動聯盟」某老師發文,並且給了來源和連結。
但記者卻只引述我幾句話,而沒有我臉書的連結。
所以想要知道我到底寫了甚麼的人,沒有連結可以到我臉書,查證唐詩和匿名老師寫的,是不是真的。


為什麼記者唐詩想要引用一個沒名沒姓的人對我發動攻擊?
但這位唐詩卻引述一個匿名的人,還做標題說要打臉我。
我若是不澄清,便宜了這個造謠的人。
我如果駁斥他,也便宜了這個人。
新聞系是這樣教的嗎?
不會覺得自己不應該 ?

4
唐詩說這個匿名人來自公民教師聯盟。又說“高中老師”打臉我。
這個「公民教師聯盟」,認識許全義嗎 ?
台中一中歷史老師許全義,那個說謊,說課綱微調說喜馬拉雅山是台灣第一高峰的人。
並且用這個謊話羞辱去台中一中座談的吳思華。
從6月到現在,從不道歉。先說謊,然後不道歉。
這樣的人品,可以當歷史老師嗎?


公民教師聯盟有沒有公民與道德?
用政治信仰與許多謠言,鼓動高中生。
卻躲在假名字後面,所以可以不用承擔責任?
所以可以說話不負責,不怕別人指指點點?
既然無名無姓,我只好用Y代替。

我逐項駁斥拆解Y的謬誤:

一、
(1)
Y說:「如果真的公開,那為什麼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教育部敗訴?」
真相是:
法院判決要教育部公開的是「12年國教課審會的會議紀錄」。
判決文是:「被告應就原告民國103 年2 月7 日之申請,作成准予提供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會議紀錄(其中關於簽到表部分僅供原告閱覽、抄錄);及就記名投票單部分供原告閱覽、抄錄之行政處分。」

教育部認為,12年國教課審會還沒有完成。
等完成之後,按規定就一定會公開。可是行政法院的法官要求公開。
教育部有沒有道理?當然有。
因為過去從來沒有在完成課綱之前公開的。立法院公報92卷45期P299頁黃榮村的答詢,就是鐵證。
基本上我主張事前就公開。
可是教育部必須尊重,看課審委員願不願意事前公開。
而現在12年國教還沒完成。完成的,是課綱微調。

(2)
Y繼續造謠,說:「過去頒布新的課綱或微調課綱,執行前或執行後都有公開委員名單」
但是當然沒有。過去必然是完成課綱以後才公開。
提供你,立法院公報92卷45期,第299頁,陳水扁的教育部長黃榮村在立法院的答詢最經典:「由於杜正勝院長為課程發展委員會之人文社會學科代表,有關社會領域審查小組召集人,由本部委請其擔任。目前歷史科審查作業尚未完成,審查小組召集人希望在尊重學術審查自由的立場下,請本部不要公布審查委員名單,以避免委員遭受干擾及承受不必要的壓力,保持審查中立原則。針對近日引發之爭議及處理情形。」

(3)
謊言會繼續跟你說,有啊!同一期的立法院公報P311,不是公布了嗎?

真相是:
那就請看P304黃榮村的書面報告。說得很清楚,審議委員的聘期,是從91年10月1日,到92年9月30日止。
所以黃榮村11月3日公布的時候,聘期早就已經結束了。
聘期結束,就是工作結束。
工作結束,當然就是資訊必須公開的時候。

(4)
Y說:「但是這次微調社會三科的委員不公開,可是同樣是微調,前年微調自然科和數學科的委員有公開喔!」

真相:
自然科和數學科的微調,是在社會科文條之前完成的。
微調完成,所以當然可以公開姓名。

二、
(1)
Y說:「過去1997國中認識臺灣,,,裡面完全沒有以「臺灣共和國」等任何字眼來陳述我國,而是好好介紹臺灣的地理與人文。

真相:
真是鬼話。台獨洗腦教育的手法,當然不是只寫「臺灣共和國」而已。
這本黑箱編出來的”認識台灣”,用錯誤的 “同心圓”理論,將台灣和中國切割。

用日本軍國主義的史觀,用違反人類文明的史觀,吹捧日本殖民剝削台灣,殺戮台灣人的殖民史。
用割裂中華民國史的方式,把1945年以後的中華民國史,併入台灣史。
這套李登輝編的教科書,植入台獨皇民史觀的手法,實在罄竹難書。
當然違反中華民國憲法,是台獨洗腦的台獨教育。

Y用這樣不誠實的論述,來閃避台獨教育的事實,實在不高明。

(2)
Y說:「但這對於一直認為我國必然,且必須立即兩岸統一者,他們對於臺灣只是一種工具性對待,認為臺灣只是反共復國的基地,遲早要回去的。」
真相是:
這段文實在太讓人噴飯。又是”必須立即統一”,又是” 反共復國的基地 ”。水準太差,前言不對後語。實在無言。

(3)
Y說:「如果認識臺灣是臺獨教育,那麼認識中國大陸就是統一教育,那些高喊「不獨、不統、不武」的人,是在跟著黃智賢high什麼?」
真相是:
“ 認識台灣 “之所以是台獨教材,跟書名並沒有關係。Y不知道是不是無法忍受我戳破了蔡英文的假面具,所以邏輯混亂?
"認識台灣"是一本從頭到尾的台獨教科書。對內台獨們絕不否認, 但對外, 卻總是要用 "是介紹台灣啦", 來做掩飾。

三、
(1)
Y說:「認識臺灣系列有公開、有讓歷史老師參與、有公聽會。不要沒查資料就說沒有。他們執行前或執行後有公開委員名單。」

真相是:
既然要駁斥我。那為什麼不拿出有公開程序的證據?既然不是黑箱,既然有公聽會,有公開,那證據呢?
我已經提供”認識台灣”的委員名單,就是在書出版後,最後一頁上。
這是教科書的慣例,完成後就可以公開,OK!
Y應該舉證,在認識臺灣出版之前,在進行中,就公開程序,就有完備的公聽會,就有委員名單的證據吧。
證據呢?

四、
(1)
Y說:「請拿資料證明,不然都是你自己在講,不知道的東西就說沒有,這很有趣!

真相是:
我說,陳水扁任內10次微調都沒有公聽會。Y要我證明。
我說是黑箱了,沒有公聽會。我就是找不到公聽會啊。
請問我要如何證明沒有公聽會?
Y要駁斥我,不是應該拿出,有公聽會的證據駁斥我?
我很願意受教,有任何錯誤,我一定立即更正,因為我從來不假裝我不犯錯。
但是怎會要我拿資料,證明不存在的東西?
你要駁斥我,不是該拿證據來駁斥?

五、
(1)
Y說:「甚至95暫綱課(2006年施行之課程綱要)的委員名單在2003年就公佈了,這個在當時立法院會議資料中有出現。 」
真相是:
Y又說謊了。
請看立法院公報92卷45期,P304,P305。
因為課審委員的聘期,是在2003年9月30日結束。聘期結束之後,黃榮村教育部長當然可以用書面報告,提供給立委。過去慣例,就是完成後提供。

(2)
Y說:「但是馬英九任內這次社會科三科的課綱微調,到現在教育部還是拒絕公布課綱委員名單和會議紀錄,所以教育部才被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敗訴!」
真相是:
Y重複了一次前面的謊話。還要我自己去查判決書!還說網路上搜尋得到喔!
但判決文寫的是,要公布的,是「12年國教課審會會議紀錄」。
但是「12年國教」現在還在進行中。還沒有完成啊!
天啊!中文這麼難懂嗎?Y的程度這麼差嗎?

六、
(1)
Y造謠說謊,說我講「陳水扁任內的課程綱要委員都是綠的、臺獨分子」
真相是:
我從沒有說過或寫過「陳水扁任內的課程綱要委員都是綠的、臺獨分子」。
Y有義務舉證,他在哪裡找到我這樣講。
只憑Y造謠,扭曲,栽贓我。這就是台獨的水準?
就是公民教師聯盟的水準?
你栽贓不用道歉?

(2)
Y說:「哇塞!裡面有吳清基、江宜樺、管中閔、吳思華....,這幾個是綠的?那他們現在是?」

真相是:
我甚麼時候說他們是綠的?
我說的是「陳水扁的課綱是台獨課綱」。
Y的底目的是甚麼?到底是不誠實,還是程度太差的問題?
這些人都是相關領域的大學者, 陳水扁要編教科書, 當然要會找他們。
但他們在裡面,就足以使課綱不台獨?
這是甚麼邏輯?

七、
(1)
Y說:「你們到底有沒有看過課綱?歷史調整幅度根本就不只23%的字數,而是超過60%的字數,計算必須把刪去的字數和加上的字數都要算。過半數的字被調整,怎麼還說是「微」調?」
真相是:
Y也許沒看過課綱。不像我課綱看得熟了。
台獨硬說課綱調整60%以上,是連段落前後調動,都把所有文字的字數計算進去。
這真的夠逗了吧。但可以這樣不誠實嗎?所有人都可以上網找到課綱的變動。
你們真正的問題,是因為硬要說「慰安婦是自願的」,實在太醜惡了吧!

(2)
Y說了一些他認為的沒有程序正義。包括表決,公聽會等等。
真相是:
他有沒有提出證據呢?沒有。
只有反課綱者翻來覆去的一些情緒形容詞。
我們需要證據。目前看到的證據,就是這個課綱微調,比陳水扁時代的微調,有程序正義得多。

監察院因為台獨去告,去年進行 " 適法妥適性"調查,就是不但查合不合法, 還要查程序對不對。
結果咧?
103年7月的調查報告,說 "尚難認有違反行政程序之處。"
也就是說, 一切合程序。
調查的監委,有柯文哲信任的馬以工,更有台聯前立委錢林慧君。
台獨的公民老師們,懂程序嗎? 懂中文嗎 ? 懂誠實嗎?

八、
(1)
Y說:「根本的問題在於這些跟著黃智賢激昂的人的意識形態是希望兩岸統一。課綱內容僅要求各家出版社要提到哪些史實,但課綱本身不去做價值判斷,也就是要求符合民主社會的多元性,開放讓各家出版社根據事實去做價值判斷,教育部只會審查教科書有沒有張冠李戴、引用錯誤史料,其餘不管你教科書怎麼去判斷是非對錯。」
然後花大篇幅痛斥統派和大中國思想,又大談台獨理論和台灣未定論。

真相是:
這是沒歷史常識的台獨教義。
他顯然完全沒有史學素養與教育素養。
歷史當然有史觀的角度,而不是只有史料。
因為你為什麼用這個史料,就牽涉價值判斷。

價值判斷的基礎,請以普世價值做標準。

看一下現在的課本,你就知道裡面充滿了台獨史觀,而不是普世價值。
課綱當然會有價值判斷,而事實上過去的台獨史觀,就已經在做價值判斷了。

另外,為什麼全世界譴責納粹殺猶太人?

另外,為什麼譴責228 ?
另外,為什麼譴責白色恐怖?
台獨為什麼不譴責日本殖民統治 ?
這就暴露了你的價值標準。

(2)
Y說:「因為在不同角度下,對錯可能逆轉,我們應該保留空間給學生思考,而不是像過去以「是非題」、「二元對立」的角度去評價一件事情。」

真相是:
未必每一件事都可以多元。
殺人是錯的,除非在極端條件下,這是絕對價值。
凌辱女性的行為,可以多元判斷嗎 ?

每個國家的課綱都有限制。
比如韓國就明文規定課綱必須合憲。
事實上不會有國家可以容忍違憲的課綱。
也不會有一個課綱是讚美異族的侵略統治,殖民統治。或是否定現有的憲政體制。

這個試圖羞辱我的造謠文,裡面充斥了反課綱的謠言,混淆是非。
但洗腦的意圖同樣強大。

公民教師聯盟,難道為了台獨,專業,人品公民與道德都不顧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