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式的謊言--課綱
發佈日期|2015.07.29
文 / 黃智賢

柯文哲常常說謊,大家都知道了。

把柯文哲的謊言編成冊,可以像字典一樣,分門別類。
今天為大家介紹"課綱謊言篇":

1 
早先的時候,柯文哲說,因為教育部課綱違法,所以台北市只能選用舊的台獨課綱,不能用教育部微調後的新課綱。

真相是: 
高等行政法院判教育部敗訴,是要求教育部把台權會要的5項資料中的2項資料,容許台權會抄錄。

法院並不是判課綱微調的 "過程 ",或是 "內容 "違法。 
只是要求100%公布所有資訊。
你是不小心說謊,還是故意說謊?
姚立明的妻子沒有給你法律知識嗎?


07月25日,對學生侵入教育部長辦公室,柯文哲說「我是不太贊成,但此事件和太陽花學運類似,當一個國家不正常的時候,每個人要做正常的事也是不容易」。

真相是:
柯文哲說不太贊成學生,目的是要跟社會的主流價值交代。
表示他是有是非觀念的人。
因為任何文明的社會,都不可能支持,任何自己的意見不被完全接受,就侵入官署的行為。

但後面的話,才是他的目的。
柯文哲說:"和太陽花類似",我早就說過,反課綱是太陽花2.0。
但柯文哲要把反課綱的錯,轉移成國民黨的錯,馬英九的錯。
他說:「當一個國家不正常的時候,每個人要做正常的事也不容易」。

這個國家最不正常的,不就是你?

不就是沒有是非?
不就是不遵守法律。
不就是把憲法當成屁?

柯文哲的邏輯,就像把連續殺人魔,說成是國家的錯。
真是夠了。


柯文哲說:"吳思華是打手"。

真相:
柯文哲要不要再仔細講清楚?
什麼打手?
打甚麼手?
這句話暴露了柯文哲一直要隱藏起來的尾巴。
柯文哲自己就是大獨派,就是支持台獨教科書。
只是為了想去雙城論壇,不得不先騙一騙。

所以吳思華只不過依法施行課綱微調,就被柯文哲罵"打手"。


柯文哲說,這次教育部修改課綱本身就是挑起意識形態,加上民進黨13個縣市長聯名反對。

真相:
柯文哲又洩底了。
修改課綱怎會是挑起意識形態?
柯文哲的意思,是現行的黑箱教科書,台獨教科書,不能修改?
現在教科書違憲耶,不能修改?
慰安婦被說成自願,不能修改?
歌頌日本殖民統治,不能修改?
一修改就是挑起意識形態?

這當然就是因為柯文哲是個大台獨。台獨當然愛台獨教科書。
你教育部膽敢修改?


柯強調,台北市儘量選擇一個保持中立的做法,那就是讓每個學校的選課小組,自己來決定要用新課綱還是舊課綱,授權每個學校自己決定。

真相是:
柯文哲你又說謊了。
教育部長吳思華早在三個禮拜前,就宣布退讓妥協,宣布新舊課綱並存,由每個學校自己決定要使用甚麼課綱。
吳思華這樣做是錯的。
課綱微調已經經過所有法定程序,過程與內容都沒有問題。
合法,合理,合憲,合於民主。
吳思華怎能竟然妥協,退讓?
新法通過了,舊法新法,卻同時並行?
一個人,可以有兩個爸爸,兩個媽媽?
這完全是錯的。
但宣布新舊並存,宣布授權學校自己決定的,是吳思華。
不是你柯文哲。根本不需要你柯文哲授權。
柯文哲只是說謊說上癮了。


一張照片,清楚呈現侵入教育部長辦公室的大學生,用手架住教官,使教官受傷。柯文哲卻公然說謊,說「搞不好兩個人在跳舞也不一定」還說要把三方找來問。

真相是:
這任何正常人類,都知道是教官從背後被架住,還受傷吧,不是跳舞。
這樣的行為,是公訴罪。行為人,是大學生,也不是未成年。
台北市長也不是縣太爺,沒有司法權吧。
現在已經法西斯當政,連行政首長都可以問案了?
要找去問話,是檢察官的權責吧。
教育部有完整的監視錄影帶,如果公布,會有讓人更吃驚的畫面。


柯文哲是大獨派。
但為了要掩飾隱藏,所以把對台獨教科書的熱愛,包裝在對黑箱的指控裡。
問題是,根本沒有黑箱。

課綱微調的過程,歷經上網公告課綱,三場公聽會,徵詢教科書業者,老師等意見。
根本不是黑箱。
其實獨派的台權會要5項資料,教育部已經公開3項資料,包括會議記錄。
最後兩項資訊:委員名單和完整的會議錄音,教育部並不是想永遠不公開。而是希望在12年國教的課綱完成後,再一起公開。

為什麼?
因為獨派會去闖人家家裡,會去辦公室潑漆,會侵入住宅。
會去包圍正常人。
你看太陽花和這次入侵教育部的行徑。
所以教育部覺得,有義務保護這些委員,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起碼直到修完課綱。

這只是最最卑微的要求。現在還在上訴中。
如果敗訴,就讓台權會抄錄完整錄音檔和委員名冊。
如此而已。
跟課綱的程序和內容有甚麼關係?
更不是指教育部違法。

教育部容許課綱新舊並存, 是完全錯的。
至於暴力事件當晚的監視錄影帶, 教育部為什麼不公布 ?

還要保護那些人做甚麼 ?

PS:
行政法院判決文是: "被告應就原告民國103 年2 月7 日之申請,作成准予提供「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會議紀錄(其中關於簽到表部分僅供原告閱覽、抄錄);及就記名投票單部分供原告閱覽、抄錄之行政處分。"。
只是要求教育部公開投票名單和會議記錄。 
課綱微調的程序和內容, 完全合法合憲,合民主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