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拒絕世界, 一年了!
發佈日期|2015.03.18
文 / 黃智賢

中國時報 2015年3月18日 黃智賢 (1200字完整原版)
 

去年的今天,我們的立法院被人佔領長達23天。因為暴徒的威脅,我們的掌權者屈從了暴力,跟綁匪妥協。

這是民主蒙羞的一天。
是的,我們必需反省,這個國家究竟錯在哪裡?為什麼我們容許謊言和霸凌震天嘎響,終於綁架了我們的前途,混淆了是與非?
一年來,地球並沒有因我們的怯懦而停止。
我們誓願隔離大陸,拒絕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只能搖搖頭,繼續往前走。中韓簽訂了FTA,曾經令別國豔羨的CAFA,終於被逐次超越。

我們的未來要往哪裡走?我們究竟該聽從哪一種聲音,臣服於哪一種勢力?
為什麼一個百分之百民主的國家,竟然在國會被無理攻擊侵占時,只能驚恐沉默? 
為什麼理應守護憲法的政治人物,竟可以任憑國會被佔領,而束手無策?如果太陽花可以輕易從容的佔領國會, 我們如何可以相信,這些政客,有守護國家的能力與決心?

為什麼我們的民主體制,包括媒體,遇到惡霸與強權,卻只能頂禮膜拜?

反服貿的人,說他們不反服貿,只反對黑箱。
但所有的證據,只證明了服貿並沒有黑箱;而張慶忠的30秒,正是民進黨反民主程序的證據。
當事實俱在,服貿協議其實遵守了,民進黨掌權時,所制定的所有程序,太陽花反而一不作二不休,攻佔行政院。
陳為廷們,面對真相,只展現了巨大的,不講理的決心。

陳為廷們,說追求的是程序正義。但造成程序不正義的黑手,正是他們的戰友民進黨用暴力癱瘓國會議程。
雖然太陽花色厲內荏,但所有的民主理論,除了納粹以外,都無法給民進黨「我投票輸,就不讓你開會」任何正當性。更不會有任何國家,可以容許國會被佔領被要脅。

在一個從里長到總統都是民選,總統每每司法敗訴,媒體羞辱批判掌權者無底線的國家,只因政治訴求無法在選舉得勝,就用暴力攻佔國會,當然是一種反民主的黑暗勢力。

我們要反省,為什麼面對這樣的黑暗勢力,我們無能為力?

黃國昌們努力鼓吹,是因為兩岸和解與貿易,才造成分配不正義。卻不告訴社會,台灣財富分配的不公平,始於李登輝,惡化於陳水扁。馬英九時期,因為房地產上漲而造成的被剝奪感,和因為減稅而造成的繳稅不公,跟兩岸並沒有關聯。
房地產暴利,其實跟許多支持太陽花的財團有關連。

林飛帆們不願意這個社會知道,王建煊希望可以漲價歸公的土地稅制,正是被李登輝和他的支持者壓制。
太陽花口口聲聲公民不服從,但卻不誠實面對這句口號的實質,更不允許別人對他們不服從。他們徹底執行雙重標準,對於太陽花,你不能反抗,只能順從。
他們不願意真誠論辯,更沒有追求真相的意願。

為什麼我們可以允許這個社會,堂而皇之被無知和仇恨霸凌?
一個骨子裡反中仇中,訴求與手段都經不起考驗的運動,卻因為這個社會的怯懦,終於成功的壓制了這個社會的意志,主導了人民選擇的方向。

太陽花一年了。
全世界都很清楚,台灣已經被自己邊緣化。
許多產業因此永遠離開了台灣,許多人將來只能離開台灣。
另外一些人,因為這個反民主運動,而得到巨額紅利與權力。
只留下台灣,沒有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