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哥黃偉哲的便當
發佈日期|2017.11.30
文 / 黃智賢

1

忍了一個禮拜。
一個叫做fbiking (痞痞),最後自稱"老娘",又說是立委助理的匿名者,在PTT指控立委黃偉哲A走他的便當。
文章用了很不堪而下流的文字,痛罵黃偉哲無恥。
當然,人盡皆知,現在台南市長選舉,殺到刀刀見骨。
這篇文,到底是人寫的? 
還是網軍? 
還是機器人?
沒有人知道。
我忍了一個禮拜。
我想看這個爆料的人,可不可以跟正常人類一樣,走到陽光下,光明正大,勇敢的指控,也面對檢驗。
你要指控別人做錯事,做壞事,A走你的便當,對方要被你罵無恥。
那,作為爆料者,最起碼的江湖規矩,是要出面,然後拿出證據。
但我們從頭到尾,只知道他叫做fbiking (痞痞)。
多麼輕鬆寫意。
一個叫做fbiking (痞痞)的寫手,可以匿名,羞辱任何他想羞辱的人。
無須負擔任何責任,讓被潑糞的人,連喊冤都不知從何喊起。

2
他說:"你把我們原本要吃的便當整袋提走,是要我們吃什麼?"
如果真已這個事,那是在什麼場景?什麼日期?什麼地點?
為什麼那袋便當會是他的?
黃偉哲真的提走整袋便當?
真的有那袋便當?
這到底是他的幻想,還是外太空的重疊世界?
fbiking (痞痞)反正無需證據。
他可以躲在鍵盤後面,竊竊的笑。
暗黑世界的定律是,fbiking (痞痞)說有,就是有?

3
接下來他開始裝可憐。
他說:"反正我們這種小助理原本就是賤命,沒便當吃我們也認了。"
什麼叫做小助理賤命? 沒有便當吃 ? 
他究竟是誰的助理 ?
為什麼他的主子不給他便當吃?
如果他不是開會人員,為什麼他該有便當吃?
如果那是他的便當,為什麼他當場沒有吃?
如果黃偉哲把自己沒吃的便當帶走,那有什麼錯 ?
還是fbiking (痞痞)認定,所有立委都不該吃,也不該帶走便當。
因為所有剩的便當,都該是他理所當然的福利?
但fbiking (痞痞)不提供解釋。
他只准,他說你聽。

4
他又說: “但你整袋便當拿回去卻不是拿去吃。而是冰在冰箱?還叫你研究室同仁不准碰你便當?結果便當冰著冰著就臭酸拿去丟了!殺小?"

所以fbiking (痞痞)是跟著那袋幻想的,從未存在過的便當,到了黃偉哲辦公室去 ?
然後鑽進了冰箱,跟著便當共處到便當臭酸 ?
不然他怎知這袋便當的一生,最後變成臭酸 ?
他幻聽到了黃偉哲叫助理不准碰那袋便當?
但是,朋友,你聽過,有助理會搶著吃冰過的便當 ?
便當冰過再熱來吃,滋味一點都不好。
是的,勤儉成性的黃偉哲,會熱便當來吃。
這整個情節之不合邏輯,反正fbiking (痞痞),躲在暗黑的角落,也不必提供解釋。
但fbiking (痞痞)寫作幻想故事,卻可以輕鬆地,把黃偉哲刻畫成一個”A助理便當,刻薄成性,連冰過的便當都不准助理碰”的無良立委。
多麼省事 !

5
fbiking (痞痞)又寫:"資進黨真的壓榨勞工壓到徹底,連小助理的便當也要幹,丟臉、無恥!如果這篇推爆,我個人明天就贊助二十個便當到黃偉哲辦公室請他吃,並附圖證明!老娘就看你多會吃 ? 幹!便當哲”
fbiking (痞痞)的文字能力差,這也罷了。
但毫無教養,滿口髒話。
要罵三字經,要指控別人無恥,也不是不可以。
但好歹出來,具名,拿點證據。
還是fbiking (痞痞)其實有說不出口的別有用心 ?

6
我和我哥哥從小被長輩教導,要愛物惜物,不可以浪費食物。
我們被教導,食物得之不易,不珍惜,會遭天譴。
我自己,如果去上節目做來賓,或者開會。
主人提供的便當,如果我當場吃不下,我多半也會帶走。
吃不完,也一樣不忍丟棄。
可能再難吃,也會重新熱了當作下一頓。
沒辦法,從小阿公阿嬤,就是這樣教。
盤中飧,粒粒皆辛苦。
如果知道便當最後會被扔掉,心無論如何,無法承受。
有時看到整桌好好的菜,宴會後落到變成廚餘。
會不愉快許久。
我十幾歲輟學打了七年工,才出國讀書。
出了國,繼續打工。
對食物,只有更珍惜。

7
我的哥哥黃偉哲,當然從來不是一個完美的人。
但他從小,就不是一個刻薄的人。
去A助理的便當 ? 這種謊話,怎麼想得出來 ?
因為是政治上的孤鳥,也不討財團喜愛。
他必須成為一個對自己極度節儉,刻薄自己的人。
他的從政之路,對我們來說,從不是家族生意,更絕不會有一丁點家族利益。
而我們的政治立場,南轅北轍。
我對國家的愛,對台灣的愛,讓我無法漠視,無法沉默的眼看著,台灣走上錯誤的路。
對我來說,榮華富貴,都可以輕易看做浮雲。
我一生,從來沒有拿過任何一塊錢的利益。
為了我堅持的理想,為了要在台灣做一個中國人,為了對抗權勢與不義。
受盡打壓和羞辱。
那都不要緊。
但,我對我的哥哥,歉疚至極。
因為,我和我哥哥,一路上所受過的苦,只有我們自己懂。

8
二十來歲時,哥哥開始支持台獨。
而我,卻自始認定,台灣人就是中國人。
就這樣一個不同,我們的政治主張,有了分岐。
或者說,我和家族,走上不一樣的路。
我們每每辯論,激烈爭執,也會互相嘲笑彼此的主張與立場。
當他要從政時,我與他曾約法三章。
我說我知道,政治上,會有很多的不得已。
"但請謹記,我們約法三章,不要貪汙,不要講仇恨的話,不要讓祖先蒙羞。"
我知道,我的哥哥,一直沒有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