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的文革式操作
發佈日期|2017.04.24
文 / 黃智賢

一位老師談到砍年金對生活的影響,說到他要花20幾萬出國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於是被網路酸民和媒體圍剿。

這個老師立刻被打成白目貪婪的人民公敵,年輕人更覺得忿忿不平。
說他這樣愜意的生活,看在領22K眼裡,情何以堪?
這樣的媒體操作,是很沒有良心卻極有技巧的文革式仇恨操作。
用毫無邏輯和因果關係的聳動數字,撩起人類最根本的忌妒與憤恨。
這是共產主義的操作邏輯。
毛澤東當年用同樣的手法,讓無產階級鬥爭地主。
歷史是輪迴的,現在血淋淋的在台灣演給你看。
這些仇恨式對比的問題,數字錯誤邏輯荒謬,但卻充滿戲劇效果。
1
畢業生薪資並不是22K,而是27K
(1)
勞動部2016年公布的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比27655元。所以用22K跟老師的退休金對比,其實是扭曲。
但刻意不講27655,而用一個虛幻的22K,就像電影特效,用20幾萬對比22K,讓數字看起來更是驚悚,也讓那位老師看起來更加為富不仁。
好像他從我們身上剝削了那些錢。
(2)
畢業生根據能力,每個人的起薪也不一樣。有人起薪27K,也有人是33K甚至更高。為什麼不講有的職業別起薪是35K ?

2
(1)
剛畢業是27K的年輕人,10年後,有人年薪500萬,有人年薪100萬,也有人年薪60萬。
難道這是年薪500萬的人的錯 ?
正常的制度設計,是應該多課500萬年薪的稅,而不是指責年薪500萬的人,或把年薪500萬充公。
(2)
起薪22歲27K的年輕人,當他65歲退休前,他(她)每個月的薪資,難道還會27K ?
難道不是55K,70K,100K或更多 ?
用22K來操作退休俸,太低級。

3
還有律師加碼說: ”出國16天,難道比救濟下流老人重要” ?
(1)
這句話更加險惡不堪。
一個退休老師,不偷不搶,用國家承諾他的退休給付出國,你可以忌妒不爽。但為什麼被拿來跟救濟下流老人做連結 ?
律師收入有高有低,有一年可以收入幾千萬的律師,也有只能溫飽的律師。
那國家該不該限制律師這個行業的收入? 
凡超過的一率收入充公? 好救濟收入差的律師?
乾脆限定,律師月薪不得超過22K ? 超過的都拿去救濟下流老人 ?
可以這樣嗎 ?
(2)
救濟下流老人,是國家的責任,退休俸則是整體勞務報酬的一部分。
把退休俸和下流老人做對比,引喻失義。
當年本來就人人都知道,軍公教這個職業最大的好處,就是公平考試,和對退休的保障。
國家基本上,就是用這樣的訴求來招募年輕人的。
想要的人,就去當軍公教。
現在等人家退休了,居然用猙獰的面孔痛斥對方,說我當初答應給你的太多了,你太不仁不義了,所以不給你了。
這是什麼邏輯,什麼玩意兒 ?

4
政府招標工程,約定工程款分期付款給包商。
等人家把工程做完了,國家可以賴帳說我剩下的錢少付,甚至不付了嗎?
做工程的人勤勤懇懇做完了,他拿他的報酬,有什麼不對 ?
當了軍公教,退休了。
可是國家因為政客胡搞,把政府的錢掏空了,把國家發展的路堵死了,整個社會窮下來了。
為了讓整個社會轉移焦點,就把軍公教的退休金拿出來充公。
這對掌權者當然是上算。
整個社會95%不是軍公教。
用多數來鬥爭少數,因為奪走的是別人的錢,所以對鬥爭軍公教,要不強烈支持,要嗎無感。
然後再操作軍公教退休”爽領”退休金,用對比激起社會的忌妒不滿。
即使藍營支持者,也有許多人本來就不滿軍公教的退休俸。
掌權者又賺到改革者的名聲,絕對包贏。
毛澤東已經演過一次了。
當年他用工農兵鬥爭地主和資產階級的招式,無往不利。
我自己的性格是無法當軍公教的,所以一生從未考慮過這類職業。
我也知道,民進黨鬥爭軍公教,是會成功的,因為社會已經浸淫在民粹鬥爭中,無法回頭了。
但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可以失去羊,不能失去禮與理。
任何退休金的設計變動,不可以溯及既往,這是法治國家的基礎。
國家膽敢用任何理由,背信忘義。
要付出代價的,會是整個國家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