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虎謀皮
發佈日期|2016.12.22
文 / 黃智賢

 

昨天是冬至,晚上去看在黨產會前靜坐抗議的國民黨黨工。
他們已經3個月沒有正常領薪水了。
2個月領不到薪,上一次是領半薪。

而白天,國民黨中常會正上演茶壺版的黨爭。
過往半年,國民黨大老對黨產被追索,半冷不熱的,站一旁狀似觀看風景。
難怪顧立雄好整以暇,根本不怕黨工到門口抗議,早早下班納涼了。
我看著警察封鎖人行道,保護著黨產會這個黑機關,不禁怒從中來。

1
顧立雄的黨產會是黑機關,黨產條例是任何民主國家不敢立出的惡法。
是國民黨在戒嚴時期都立不出的惡法。
顧立雄凍結國民黨支票,把中投收歸國有,通通都被法院判決敗訴,不准強制執行。
那又怎樣 ?
哪家銀行斗膽感讓國民黨提領支票 ?
所以,法院的判決,竟對顧立雄毫無拘束力。

2
顧立雄司法連三敗之後,立刻運作反制。
找自由時報專訪造勢,嗆聲法官還不夠,還對媒體放詹啟賢私下找他談了八點協議,說只是後來國民黨不願意簽。
這件事立刻變成媒體頭條,壓過了司法連三敗這件事。

3
國民黨當然不應該私下找顧立雄。
有什麼好談的 ?
怎麼可以去談 ?
不要說去談協議了,連求見都不應該。
連私下見顧立雄都不可以。
於情於理於是非價值於利害關係,連見都不應該見。

4
顧立雄的身分,因為惡法而權大無比。
私下求見,不會讓人覺得是密室協商嗎 ?
身為被黨產條例追索的當事人,去跟追索者顧立雄協商,不會讓人覺得你是要搖尾乞憐 ?
人家把國民黨視為納粹般的組織,你還去協商什麼 ?

黨產的是非黑白,可以用協商解決嗎 ?
難道你承認顧立雄和黨產會,追殺你的正當性 ?

談到什麼程度,國民黨會簽協議 ?
難道你自己承認自己是不黨黨產 ?
民主和人權的價值,竟然幾個人密室決定嗎 ?
明知民進黨處心積慮立了惡法,囂張的違憲,就是要消滅國民黨,難道以為私下找顧立雄就可以搓出一個好結果嗎 ?

顧立雄難道是可以信任的 ?
這不,挑個時機出賣你,把協商內容公布了 ?
看到顧立雄洩給媒體的這"詹顧八條",真是夠了。
顧立雄還一副,你們看,是國民黨來求我呢的嘴臉。

5
因為跟顧立雄在談,所以國民黨之前對黨產會的許多作為,竟然寂靜無聲,讓社會不解。
大家都奇怪,為什麼國民黨明明被殺了幾刀,竟然不太叫痛。
連媒體跟國民黨要黨產資料,要詳加報導真相,都不太順暢。
搞半天,原來是被害人偷偷去跟加害人商量,去喬。
所以被加害人打了殺了,還不敢叫痛,不敢把傷口給媒體看。

6
在顧立雄對媒體爆料協商八點之前幾個月,我已得知私下協商這件事。
我當時當場的評論,和今天一模一樣。
我從不放馬後炮。

7
國民黨如果到今天還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局。
如果以為用"喬",對民進黨乞憐,兇殘的對手就會手下留情。
如果還不願外抗強敵,而只是勇於內鬥。
而不知道,只有人民對你的尊敬和支持,只有社會對不公不義的厭惡,對掌權者的監督制衡,才是你生存下去的唯一可能。
那麼,國民黨真會遂了民進黨和顧立雄的願,在地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