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讓我們和好相愛吧! 讓執政者負起責任。不要逃 !
發佈日期|2016.12.05
文 / 黃智賢

也許你支持同性婚姻,也許你反對;也許你支持修法,或是立專法,甚或你反對同性戀。

我真的知道,你的支持或是你的反對,都是因為深切的愛,而不是因為恨。
都是為了你愛的人,你的家人與子女;為了不忍國家走錯了方向。
朋友,不管你相信甚麼,請讓我們堅持傾聽跟我們不一樣的聲音,堅持尊敬和我們不一樣的人。
朋友,請讓我們溫柔的理解彼此的恐懼,讓恐懼不是阻礙,而成為我們相愛的開端。
我不知道你會怎麼決定,但請讓我們永遠堅持相愛。
不要因為執政者霸道的操弄政治與不負責任,而掩蓋了在政治下的,真正的人性。

13年前,當我起始質疑、批判民進黨操作省籍時,人們勸誡我:「你幹嘛要幫外省人說話?他們又不會感謝妳,妳這樣做只是讓綠營支持者痛恨妳,對妳根本沒好處。」
明知要力挽民粹狂瀾,實在是螳臂擋車。
但讀聖賢書所為何事?終宵不寐,內心掙扎,我,仍舊無法沉默。
我必須說出事實: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是外省人。
當時我的回答是這樣的:「這個國家,只要有一個人被當成次等公民,我也就成了次等公民。」
我從沒有一刻,改變我的聲音;我從沒有一刻,思考過自身的利害與榮華富貴。
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而今,統獨省籍的傷害未解,同性婚姻卻因為掌權者的霸道與惡劣操作,讓支持與反對雙方,都覺得深受傷害,都充滿了恐懼與憤恨。
更因為執政者對學校課綱的把持,讓家長對課綱中的性教育毫無置喙餘地,而讓父母驚恐萬般。
眼看朋友們這樣彼此撕裂,我雖然想沉默,但再一次,不得不寫。

民進黨會不會是因為心中顧慮著的,總是選票利益,而不是同志的最大福祉?所以不屑於提出法案,不願意好好跟社會溝通 ?
是不是因為心中計算的,是基本盤長老教會VS同志選票 ? 
所以民進黨處理這樣重大又敏感的議題,從選前到當選後,竟然對社會毫無溝通,卻以一種無庸置疑的自以為正義姿態,粗糙霸道的操作。
以為把疑慮者和反對者,操作為「反動」與「不進步」,就是對同志權益的交代。
民進黨豈不知,社會需要時間與資訊,來面對理解,消化同志議題;政府更必須讓這個社會,可以接觸到更正確與完整的資訊。
但民進黨在尤美女法案之前,既不開公聽會,也不努力讓各方有溝通的機會。
更不澄清各種無稽的謠言。
鎮日裡只有執政黨的人權口號,震天價響。可蔡政府直到今天,在社會已經激烈對立的今天,竟然連好好提一個政院版法案都做不出來。
這樣的予智自雄,終於造成許多沉默大眾,或者因為資訊不對襯,或許因為恐懼或無從理解,而激烈抗爭。終至造成支持與反對兩邊,都覺得自己被霸凌。

台灣在亞洲,對同性戀者是比較寬容的。但同性戀者在台灣,必須承受的壓力和痛苦,其實仍然遠遠超過這個社會所能想像。 
他們身受那樣巨大的痛苦,為何還是堅持要愛?


歸根結柢,最需要問的是,同性戀是一種疾病還是犯罪 ?
一般粗估,3%到6%的人口可能是同性戀,也就是說,台灣有約100萬同性戀人口。
如果同性戀是一種疾病,或是一種可以矯正的行為偏差,那麼不論耗費多大的代價,請讓我們治癒這個病。
因為同志要受痛的苦和委屈,實在太巨大了,委實不忍。
但從1973年以後,全世界的精神醫學界都不再認為同性戀是心理疾病。
同性戀既然不是一種病,那麼同性戀是一種犯罪嗎 ? 
相信絕大多數的你,不會認為同性戀是犯罪。
如果同性戀不是心理疾病也不是犯罪,那麼,這個社會,終究要有一種態度,來面對3%到6%,這100萬的國民。


社會可以選擇,給同性戀巨大,更大的壓力,譴責、鄙視同性戀,好讓同性戀的人在巨大的社會壓力下,不得不放棄自己所愛,而結婚生子,步上「正軌」,或是終生在幽暗的地下躲藏。
這也許是一種最方便的方式,也是讓絕大多數人習以為常的方式。
但如果精神科醫師是對的,如果無論多大的社會壓力,都無法「矯正」改變一個人真正的性向呢 ?
如果社會的排斥,卻終究使人格扭曲,使一個人無法追求所愛,無法面對自己,終究得到不快樂而悲慘的人生,或是製造許多錯誤的婚姻。
那麼,我們這個社會,是不是願意看見一種真實:同性戀,也是這個社會的一部份。
彼亦人子啊!那都是我們的同胞,朋友同事,弟兄姊妹,或是我們的子女。
他們的愛與掙扎,也會是我們的愛與掙扎。
他們的苦痛,豈不會成為我們的苦痛?

3
同性婚姻會不會破壞婚姻的價值?
朋友,我不願意跟你辯論宗教的教義,因為信仰無可辯論。
不管這個社會最後同不同意同性婚姻,台灣的離婚率,已經在亞洲數一數二。
這是讓人悲傷的現實。
婚姻之所以可以維繫,終究需要雙方恆久的愛與珍惜。
如果不是如此渴求家的安定,以及伴侶的忠貞相依,同志又怎會這樣企求法律對同性婚姻的一紙認定?
我知道支持的你,是多麼渴望同志可以有婚姻的依靠;也明白反對的你,是如何珍惜婚姻的價值。
台灣很熟悉的艾倫狄珍妮,2008年在加州結婚。
2009年上歐普拉節目時,她的妻子Portia說:「身為同性戀者,過去妳無法了解,婚姻所帶來的法律上的承認,對妳們的關係影響有多大。直到妳可以結婚,妳才會懂。那是為什麼,每個人都應當有這個權利可以感受婚姻。」
艾倫這樣對歐普拉說:「每個結婚的人都了解,這是不同的,感覺就是家,像有個錨,有安全感。我會跟她相守,直到生命的盡頭,而我知道。」

我不能假裝我知道所有的真理,但眼看她們如此珍惜婚姻的機會,我不能不動容。

相愛的人就是會想在一起,就是會渴求朝朝暮暮。
這,同性戀也好異性戀也好,所有經歷過愛情的人,豈會不理解?
相愛的人不能正大光明的被社會接納與祝福,那對性格和心理會造成多大的扭曲?
當相愛的人無法共結連理,朋友,那可能是我們完全無法想像的殘酷地獄。

讓同志建立與愛人相守的家庭,讓他們的身心得以和異性戀愛侶一樣有歸屬,會不會讓家庭的意義與價值,更被彰顯?
同志如果不是這樣渴望有個家,又怎會爭取要結婚?

1992年,24年前了,我在美國,課餘在一家餃子館打工掙錢。
那是一家裝潢簡陋,但食物美味,充滿家的溫暖的小店。
有一對老美,傑克和湯姆,總在周末來。鍋貼、餃子、酸辣湯、炒麵,兩個人永遠點這幾樣,總吃不膩。太熟的老客人,這對同性愛侶,幾乎成為我們餐館的固定風景。
後來湯姆死了。每個周末,變成傑克孤單的來。雖然一個人根本吃不完,但他總點一樣的菜,坐在一樣的位子。
我知道,他來,不僅僅是因為食物,更是因為那種被接納的溫暖。
這個小餐館,給他家一樣的感覺。我們跟他一樣,記得湯姆,懷念湯姆。
至今我還會想起他倆如尋常愛侶般吃鍋貼,彼此戲謔,享受在一家小館,被家人般無條件接納,那樣溫暖的感覺。

朋友,也許你支持同性婚姻,也許你反對。
但同志渴望婚姻,當然是因為珍惜婚姻的價值。

4
朋友憂慮的說,同志結婚會摧毀傳統價值。
但我親愛的朋友啊,什麼才是傳統呢?

(1)
對中國人來說,幾千年來,男尊女卑是屹立不搖的傳統,直到中華民國憲法,背離了傳統,一紙訂下男女平等。
支持鼓勵男子妻妾成群,也是屹立不搖的傳統,直到中華民國的民法規定一夫一妻,才終結了這個傳統。
而當時,傳統守護者對於憲法規定的一夫一妻和男女平權,是非常痛心疾首的。
想千年以來,女子須三從四德: 「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
女子一生在文字紀錄中,只有一個姓氏,叫做 陳氏李氏黃氏,豈能有獨立的人格?
而從夫是怎麼個從法 ?
除了侍奉公婆,生養小孩,操持家務,為夫家而活以外。
還要充分滿足丈夫的私慾,才可以稱之為「賢德」。
中等以上的家庭,丈夫幾乎必然納妾,而那當然是傳統。
妻子不但不可以忌妒,還要含笑退讓成全,甚至主動幫丈夫尋覓適合納妾的女子,安排納妾。
不然,丈夫可是可以理所當然的以「七出之條」中的第四條「妒」,理直氣壯休了妳。當然,還有第三條,叫做「無子」,也可以休妻。
沒有人會譴責丈夫。
什麼叫做「一夫一妻」?當時家庭的定義,是「一夫多妻」,「一男多女。」
古時女子的一生,以現在的眼光來看,是何等卑微壓抑,多麼可憐,幾乎是人間地獄。
今天女性所享有的地位與自由,放到一段時間以前,許多作為都可以算做傷風敗俗,不守婦道,包括受教育,包括爭取職場的空間。
傳統未必是完美的,我們每個人都接受了傳統,也時時刻刻都在建立新的傳統。
朋友,我知道你會同意,傳統,不是不能改變。

(2)
「嫁娶」這兩個字,就是至今男女不平等的證明。
女子嫁出去,脫離原本的家庭;男人娶女子進門,將這女子納為家族的一分子。女子一生,是為這男子的家族傳宗接代。
這也是傳統。
至今日本女子,一但結婚,就必須摘除自己原本的姓氏,改為夫姓。
民國74年以前,法律這樣規定,女人一但離婚,財產和子女都全歸丈夫,除非丈夫放棄。
女子一但離開婚姻, 或被丈夫趕離家門,什麼都沒有。
多少女子為了不捨子女,不得不痛苦的忍受悲慘的婚姻,絕望的走完一生。
這,也是傳統。
朋友,溫柔的你,柔軟的你,慈愛的你,一定了解,傳統可以有怎樣殘酷的面貌。

(3)
更不要說,纏足也曾是中國千年來的傳統了。
纏足是女子終其一生的酷刑,不只是雙足受殘害,更讓身體有嚴重的後遺症。
可是當時女子若是不纏足,是要被鄙視的,也不會有婚姻的對象。
女子豈能不纏足?豈敢不纏足 ?
女子豈有自由可以決定 ?
如果不是孫中山建立中華民國,叛離了這個傳統。千年的纏足傳統,恐怕還要繼續下去。

(4)
親愛的朋友,你可知,甚至連我們所這樣天經地義以為的:「覓得一生至愛,相依相守,共結連理」的權利,在過去,卻是怎樣的離經叛道,背離傳統,而為衛道人士大為震憤不齒?
傳統上,中國人豈有自由戀愛的權利?
婚姻並不是自己情感的權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無可挑戰的傳統價值。
當民國初年,風氣漸開,自由戀愛開始盛行時,曾有多少激烈的論戰,認為允許男女自由戀愛,豈不是鼓勵淫亂之風盛行 ?
即便胡適和蔣中正,都還是只能娶母親挑選的女子成婚。

我們的傳統,甚至包括了把人閹割了作太監。
西方曾有過長達500年的黑暗世紀,四處獵殺有自由思想或是識字的女子,稱之為「獵女巫」;也曾有許多科學家因為研究科學,而被迫害。
朋友,傳統真的並不全都那麼美好。
人類形成的風氣和文化,變成傳統,但人類從來不是完美的,所以各種風俗和傳統,也就未必那麼完美。

5
朋友憂慮,讓同志結婚是鼓勵同性戀,會造成更多模仿行為。
但愛情的發生,從來不會是因為趕時髦。
同性戀從1973年後,舉世已經接受不是一種心理變態,更不是精神病。
至今對同志開放的國家裡,並沒有因為開放而造成模仿效應的確據。
而同志的比例,並沒有增加。
更多的是,因為被社會接納了,而終於敢光明正大的對社會承認。

6
我們的社會,已經允許了變性,也允許變性者可以結婚。那麼同樣的邏輯,這個社會,願不願意讓同志也能與所愛相守?
艱難與否,我們終究必須做決定。

7
朋友憂慮,關於學校的課綱與性教育。
朋友,何止是性教育啊,民進黨主導的勢力,早已把持了課綱的訂定。
從1992年起,課程的分配與時數,與我國歷史,幾乎已是民進黨黨綱的直接置入。
我們的教育體系,幾乎成為民進黨黨員訓練所。
去年(2015)的「反課綱微調」,不就是因為民進黨堅持不可以說「台灣光復」, 不可寫「慰安婦被迫」?
眼看我們的下一代,被誤導扭曲的歷史教育,教育成不同國家的國民了,家長們卻不能有任何意見。
課綱的編定,形塑了下一代的意識形態。不只是性教育,還有國族教育。
我們究竟應該在什麼年齡,施予怎樣的性教育;下一代國民, 究竟是台灣共和國還是中華民國的子民?除了事實與真相,除了教育專業者,應該參與討論的,是家長,而不是政治瘋狂份子。

8
我小時候的台灣,支票退票,不問理由,竟是一種犯罪。支票退票法院就直接判刑,而且是一張退票一個刑期。
眾多票據犯都是連支票長怎樣都不知道的女子,因為丈夫讓他們當人頭,自己做生意失敗了,卻是太太去坐牢。
當時許多女子成為通緝犯,四處逃亡,悽慘一生。
台灣曾有20萬以上的票據通緝犯,女監90%是票據犯,成為世界奇觀。
一直到票據法修法,解除通緝,無數女子才重新得回她們應有的人生。
法律是如此深刻的影響了相關者的一生,遠遠超過你我可以想像。
而人生,是不能重來的。

9
朋友,如果你支持同志婚姻,請你聽我說。
社會的改變,是必須一步步走出來的。
每一步,都很艱難。
我知道你的急切,因為你已經等了一生。
但在社會打開心靈之前,恐懼和疑慮其實是正常的反應。
請不要憤恨,請理解這個社會的恐懼。
消泯恐懼唯一的方法,是知識,是忍耐,是更多的愛。
這是沒有沒有速成班的。

10
執政者的責任,是提出可以協調解決各種價值衝突與矛盾的方案,而不是點火讓社會陷入紛爭無解。
執政者怎能無聲的躲避在正反兩方人民的爭執之間?
民進黨怎能以為,解決同性婚姻法案的紛爭,不是掌權的民進黨和蔡英文無可脫逃的責任。

親愛的朋友,我承認,我不知道所有的真理。
我只知道,人的一生,非常短暫。而我們總是希望,能夠善待其他人。
愛就是愛。
但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而朋友,不管你支持或反對,請讓我們彼此,堅持相愛,沒有仇恨。
讓我們要求執政者負起責任,不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