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的悲哀
發佈日期|2016.11.09
文 / 黃智賢

一個民調,台灣竟然有75%受訪者,不知道三二九青年節是因為黃花崗72烈士。

奇怪嗎 ?
經過20年的台獨教科書,經過馬英九8 年執政對綠營和台獨的一寸寸退讓,你還奇怪嗎 ?
這就是結果。

連國家怎麼建立的,都不會知道了。
怎會對這個國家有認同,有感情?
台獨深知,欲亡其國,先滅其史。

民進黨不是因為閒著無聊,才這樣堅決要改教科書。
他們深深知道利害關係。
改了軟體,硬體就會被控制指揮。
改了教科書,人民的國家認同就跟著被改變。

好比說,現在台灣光復節,對許多人來說,根本已經沒有意義。
因為寧願不要做中國人。
在教科書裡教導:日本對台灣,是善良的殖民者,台灣的現代化,是因為日本的貢獻。

他們說,日本統治台灣,是因為馬關條約,有足夠的正當性,所以教科書必須寫「日治」。
但日本侵略中國,發動戰爭,中國戰敗,只能割地賠款。
說日本有正當性,像是強盜逼迫女人同意性侵,否則殺她的父母兄弟。事後強盜卻說,是女人自己同意的,所以不是性侵,所以有正當性。
這樣荒謬的論述,你可以接受 ?

他們說,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是中國不要台灣。
但馬關條約本來是割讓遼東半島及台澎。
是因為三國干涉,讓清朝花費巨資買回遼東。連滿清自己的龍興之地遼東,都被迫割讓,可見清朝之無奈。
而台灣,是日本垂涎已久的,清朝起有能力可以挽回 ?

他們說,李鴻章說:「台灣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棄之不可惜。」
但真相是,李鴻章從沒講過這種話。

他們說,是因為日本台灣才能現代化。
但1888年劉銘傳就已經設了郵政總局,也就是今天的北門郵局。比「大清郵政官局」(1896年設立)還早。
劉銘傳在台灣設了中國最早的電報局,在台北設了中國最早的路燈。

他們崇拜八田與一,感恩日本建設烏山頭水庫和嘉南大圳。
卻不提,清朝就已經有的瑠公圳、曹公圳和八堡圳。
更不提嘉南大圳的灌溉水,是用來剝削台灣農民的利器。
日本政府要求農民種甘蔗,而甘蔗只能賣給日本政府,賣價還是日本政府決定。
如果農民拒絕被控制剝削而堅持種稻,那嘉南大圳的水,就不准你用。而種的稻米,50%運到日本給日本人吃,台灣人卻吃不到。

台灣人在台灣,被當成三等公民。
不管是經濟、文化,還是教育,都是貫徹日本搜羅淨盡台灣資源的天羅地網。
日本統治台灣50年,根據日本官方文件自己承認,最保守起碼殺了30萬台灣人。

那為什麼,台灣有一股懷念日本,把日本當成祖國般親愛的聲音,而這樣的力量,幾乎成為台灣的主流勢力?

清朝在1893年,就已經把鐵路修到新竹了。
但新竹車站於2013年慶祝百歲時,竟然邀了1895年擔任征台統帥,殺台灣人無數的北白川宮能久的孫子,做為貴賓。

這樣獨步全世界,為侵略者塗脂抹粉的史觀,是日本政府在日據時代思想改造的重點,而台獨論述發揚光大。
為了切割台灣和中國,當然必須高捧日本,踐踏中國。

高中歷史課本,統治台灣211年的清朝,竟然只占了51頁;統治台灣只有50年的日本,卻有49頁,而且膜拜日本恩德到痛哭流涕。
光復台灣的中華民國也只有53頁,而且幾乎被描述成納粹魔王。

不准台灣人做中國人,只能懷想日本,這就是台獨為日本立下的最大功績。
這才是台灣人的最大悲哀。
卻是民進黨最大的喜悅。軟體修改成功之日,便是綠營永久執政之時。

原文刊載時報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