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偉中到底有沒有碩士畢業?
發佈日期|2016.09.18
文 / 黃智賢

夜問打權在9月6日邀請歐崇敬上節目,踢爆楊偉中碩士學位疑雲。

1
楊偉中有沒有碩士畢業,其實本來是他個人的事。
但社會為什麼關注他,到底有沒有碩士畢業 ?
因為:
1) 他曾經擔任「行政院雲嘉南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職務,而這個職位,相當於12職等。
12職等職位,根據公務人員任用法第17條規定,需要大學以上畢業。
如果楊偉中實際上並沒有碩士文憑,而因為他的大學也是肄業,那他就沒有大學畢業。
那不是違反了公務人員任用法17條?
這是涉有刑責的。

2) 楊偉中是不當黨產委員會的委員。
不當黨產條例給不當委員會的權力之大,絕對不是民主國家可以想像的。
讓人驚駭,讓人懷疑,我們已經穿越,回到了明朝東廠的年代,或是納粹衝鋒隊的時代。

幾幾個例子就好: 
A 他們可以隨意「認定」別人為待罪之身 ( 第8條 )。
B 他們可以「推定」別人的財產為不當財產 ( 第9條 ),然後就可以罰款500萬,罰五次之後,沒收財產。
他們調查的手段包括
C 調閱任何公家機關任何資料 ( 第11條 )
D 要求任何人和法人團體提供任何「資料」和「證物」(第11條)。
E 到任何公司行號和個人住家,做「必要之調查」,包括搜索(第11條)。
F 可以實質搜索任何人住家或公司機關, 可以「封存」或帶走任何資料或「證物」(第11條 )。
G 可以因為「認定」,就沒收人民財產 ( 第6條 )。
H 可以要求警察等公務機關支援,所有機關不得拒絕 ( 第11條 )
I 可以推翻三審定讞的司法判決 ( 第5,9,10條 )
J 用他今天的心情,決定人民70年前的事件和行為是否為有罪 ( 第5條 )。

不當委員會權力,根本超過蓋世太保。
權力比警察 + 檢察官 + 法官還要大。
如果楊偉中實際上沒有碩士畢業,卻刻意讓社會誤認他有碩士學位,那他的誠信將讓人無以置信。
不當委員會已經是恐怖機關了。
如果一個視誠信如無物的人,擁有至高無上的恐怖權力,擁有納粹衝鋒隊的,隨意認定別人有罪,可以決定要沒收人民的財產。
這是怎樣的國家與社會 ?
人民還能活嗎 ?

2
因為這樣,所以9月6日,當爆料的歐崇敬副校長提出證據,指出楊偉中實際上並沒有在政大碩士畢業時。
楊偉中的學位問題,就已經成為公眾事件,而不只是個人隱私。
所以我們決定,夜問打權當天應該討論這件事。
在求證的過程中,節目單位也向楊偉中先生本人求證,同時邀請楊偉中本人上節目。
楊偉中婉拒上夜問打權節目, 但知道夜問打權要做碩士學歷問題,他立刻做危機處理:
1) 當天立刻緊急向政大申請「英文學位證明書」,用來證明他有碩士學位。
夜問打權節目裡,歐崇敬副教授爆料,楊偉中並沒有從政大碩士畢業。
我們求證於證據和法律,質疑楊偉中論文口試後,論文並沒有修改, 也沒有得到口試委員簽名認可。論文也沒有上傳。
那麼就不可能畢業。
我們也公平的呈現了他說自己沒畢業但有學位的說法,也秀出楊偉中那張學位證明書。

2) 當晚聯合報記者周志豪寫了兩篇稿子,以楊偉中的說法反駁指控他的人。
其中一篇稿子,在夜問打權節目播出前的2個半鐘頭,竟然就先登出來,要洗風向的意圖,有一點太明顯。
而夜問晚上11點才播出,記者當然不知道節目裡舉證歷歷,所以記者的稿子, 完全無法回應節目的證據。
但卻成功達到在第一時間混淆視聽的效果。
果然,在節目播出前,就已經有人說,楊偉中澄清了,反擊了。

3) 同一位記者,在節目播出後立刻發出另一篇稿,可是對節目裡各種角度討論和證據,毫無討論,回應與追蹤的興趣。
聯合報記者這兩篇稿子,非常明顯的,興趣只是為楊偉中讚聲,對追究真相,毫無興趣。
這是讓我比較難過的事。

3
「學位授予法」第8條規定得很清楚: “博、碩士論文應以文件、錄影帶、錄音帶、光碟或其他方式,於國立中央圖書館保存之。”
這是為什麼,大學都規定必須把論文上傳,才能畢業。
而且,如果你不把論文上傳到資料庫,存放在圖書館讓人查閱,那如何能夠保證論文不是抄襲的呢? 所以論文必須公告周知。
在台灣碩士畢業,除了修完所有規定的學分以外,還要做到下面這六件事,包括到學校辦「離校手續」,才能領畢業證書。
這六件事,是得按部就班做的。
前面的事沒有完成,就沒有辦法進行下一個步驟。
1)寫論文

2)論文口試 
除非天縱英明,論文毫無問題,否則一定會被口試委員挑戰。
口試委員會指出論文的問題,要求修改。

3)修改論文 
這個修改的時程,就要看論文的品質了。
如果只要稍加修改,那很快就可以完成修改, 交給口試委員簽名,表示通過了。
如果論文問題很大,甚至涉及抄襲,那就根本畢不了業。

4)口試委員簽名認可 
口試委員簽名,表示論文正式通過。這時論文就可以交給學校了。

5)以學校給與的密碼,將論文上傳博碩士論文資料庫,並且把裝訂好的論文,寄送國立中央圖書館保存。
必須論文正式通過,學校才會把密碼給你,你才能把論文上傳。

6)辦理離校手續,領畢業證書
最後,就是辦理離校手續,領取畢業證書。
但楊偉中自己證實說他論文寫了,也口試了,但論文卻沒有上傳,也沒有辦離校手續。
所以全宇宙,沒有人可以看得到他的碩士畢業論文。

4
堂堂教育部對於喧騰社會的楊偉中學歷羅生門,甚麼都不敢說。
楊偉中乃堂堂不當黨產委員,綠朝新貴,打國民黨的勇將。
教育部,怎麼可能有骨氣回答 ?
不敢回答" 沒辦畢業手續,沒畢業,可不可能得到碩士學位 ? "
不敢回答 "碩士論文不存放在國立中央圖書館,那如何接受學術界的檢驗 ? 哪裡可以找到楊偉中的碩士論文 ?"

答覆媒體查問,只敢小聲說這麼一句 : “ 國內碩士學位的認定是以中文畢業證書為準。 “
但這一句也就夠了。
這句話的意思是: “楊偉中如果有中文畢業證書,就是有碩士學位。沒有中文畢業證書, 就是沒有碩士學位。”
這樣簡單的一件事, 卻為什麼到今天,還呈現一種羅生門,各說各話,
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詭異狀態呢?
一切的詭辯,都來自政大在2016年9月6日出具的那張詭異莫名的”英文學位證明書”。

5
政大9月6日快速出具的英文學位證明書,到底是個甚麼東西? 
一張A4紙,名稱以英文寫,叫做學位證明書( Certification of Degree Conferral )。
To whom it may concern:
說 “This is to certify that the following student has been awarded the specified degree by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從名稱到文字,都確認楊偉中有碩士學位。
楊偉中自己承認論文沒有上傳,畢業手續沒有完成。
其實,這不就是承認他自己並沒有碩士畢業? 
可是政大卻開證明,說楊偉中有碩士學位。
教育部不是說只承認中文畢業證書 ?難道教育部承認政大部畢業卻說有學位的詭異做法 ?
楊偉中自己承認沒有畢業,沒有中文畢業證書。
你當然要先畢業,才能拿到學位,不是嗎?
大概全世界只有楊偉中可以沒有碩士畢業,卻有政大出具碩士學位證明書吧。

政大堅持楊偉中擁有碩士學位,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無法理解的是,堂堂國立大學,可以讓楊偉中不必畢業就有碩士學位。
同時,楊偉中的碩士論文從2012年至今,不需要公告周知,接受學術檢驗。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全世界有那一個人的碩士論文,有如國家機密般被保護,不必接受學術界檢驗與挑戰的?

6
當社會討論楊偉中有沒有碩士畢業時,楊偉中堅持他碩士的確畢業了。
並且用政大在9月6日緊急出具的「英文學位證明書」,作為碩士畢業的證明,試圖打臉所有質疑的人,如歐崇敬,莊淇銘和蔡正元,當然, 還有夜問打權。
因而讓這件事,竟然變成一個羅生門。
到底一個人有沒有在政大碩士畢業,這種一翻兩瞪眼的事,台灣怎麼可以容許又變成羅生門? 
難道台灣連這件不容模糊的簡單事實,都可以翻雲覆雨,一句「各說各話」就過關?
難道連有沒有碩士畢業,都可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那台灣還有甚麼臉面自稱是文明社會 ?
如果歐崇敬講錯了,那歐崇敬必須道歉,而這樣毀人名節的舉措,也該讓社會唾棄。
可是,如果歐崇敬沒錯呢 ?
如果歐崇敬爆的料是真的,楊偉中真的沒有碩士畢業呢 ?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
不用畢業,論文保密,卻可以拿學位 ?
我實在無法理解。
這麼好康的事,教育部和台灣學術界都繼續沉默 ?
政大歷年畢業的碩士校友,覺得政大這樣的學術態度,如何 ?
全台灣一百多萬位碩士畢業生與在校生,是否人人都該擁有不必上傳碩士論文的特殊權力 ?
以後,我們是不是永遠查不到任何人的碩士論文了 ?
楊偉中打模糊焦點戰,是他自衛所必然。
但教育部和政大,也可以不出來說清楚,楊偉中的情形,到底是畢業還是沒畢業 ?
是有碩士學位,還是沒有碩士學位 ?
教育部和政大,踹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