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謙謙君子蔡瑋
發佈日期|2016.06.20
文 / 黃智賢

蔡瑋老師今天早晨七點多離開了。

多麼希望可以不要寫這樣悲傷的文字。

1
我從未真正師從過蔡老師。
但從十幾年前,跟蔡老師在艷秋姊的新聞夜總會同台,至今,立場不曾更改的人少見。
英姿煥發的蔡瑋老師,立場沒有改過。
稱他為老師,值。

原本幾位老師一起飯敘,茶敘,咖啡敘,披薩敘,蔡老師常是吆喝聚會的那個人,而我是老師們的小跟班。
但去年幾次總不見蔡老師,再見,蔡老師卻陡然清瘦許多。
去年他被迫離開民主基金會後,鬱鬱的他,同時已經發現癌第四期。
無法想像他當時的心境。

2
儘管已經骨瘦如柴,蔡瑋老師病榻前,為了蔡英文的就職演說,依舊怒髮衝冠。
病榻前,心心念念的,是他愛的那個國家,中華民國的苦難未殷。
那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那個八年浴血抗戰,光復台灣的中華民國。
那個在台灣承受著歷史的重量,卻被利用羞辱,不被承認的國。

在蔡老師病床前,只能說笑話。
但家國天下之事頹唐,風雨飄搖,識者心憂。

3
他常說,自己是台灣最後一代中國人了。
為了苦難的國家,終有復興的一天;為了認自己是中國人這樣一個念頭,在台灣,忍辱與任謗,不過尋常。

在自己地土上,被辱罵踐踏,也只能甘之如飴。
老友紀欣安慰他: " 別不甘心看不到統一。我們這一代,大家也許看不到了,但我們都盡了力,所以不要遺憾。"
邊笑語,眼淚卻忍不住潰堤。

4
蔡老師已經許久無法進食,常說要大家幫他記住食物的好味道,吃完好吃的東西,拍張照片給他看。
郭匪於是帶了一包旺旺仙貝給他,不能吃,看看也好。
想起以前和老師們邊吃披薩或牛肉麵,邊臧否天下事的情景,啊! 人生如夢。

5
張麟徵老師家是我們的根據地。
不學無術的我,在蔡瑋老師與幾位我素所敬重的老師們身邊,總執弟子禮。
小子狂狷,以老師們的同志和戰友自居,濫竽充數,夸夸其辭,老師們卻不以為我學養不足,總把我當自己小孩子愛惜,不以為忤。
每每總與幾位老師在張老師家裡綜論,興之所至,長談竟日,不知夜之將至,從午餐到消夜。
常覺若能常常聆聽學養深厚的幾位老師講論,實在是人生一大樂事。

6
去年因為柯文哲洋洋得意去上海參加雙城論壇,張麟徵老師和我聯名寫文痛批,這是柯文哲對九二共識的繞道手術,將為蔡英文開啟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旁門左道。
蔡老師隨後加碼一篇,痛批柯文哲。
這些,其實不過是黑夜深沉裡,孤零零的夜啼罷了。
寫時,心裡深知,對大局是撼動不了的。只存了萬分之一的想頭:會不會有人可以明白?
而其實,只是想存下一個歷史的見證。
許多事,話都說在前頭了。但歷史,不走到盡頭,是不會轉彎的。所謂先知,在家鄉,當然不受歡迎。
病榻前的蔡老師,每每講起這一場筆仗,總是眼睛發亮,意氣風發。彷彿可以坐起來,健筆如諍言,熱血如沸。
我說,蔡老師,趕快好起來,我們再繼續戰下去。
雖然我們只是小小游擊隊,砲火微小,但耀亮天際,可少不了蔡老師。

7
蔡老師喜歡帥帥耍酷騎車。跟蔡老師約定,要他趕快好起來,我一定排除萬難,陪師母跟他騎機車環島。
笑說他是英雄,所以全程環島騎重機,英姿勃發。
我呢,不過是卒子一名,騎一小段小綿羊就差不多了。小卒仔是乃襯托英雄用的。
語畢大家撫掌大笑。老師瞇著眼睛,嘴笑得彎彎的,彷彿已經騎著重機在環島公路上,吹著風。
我看著他枯瘦的身軀,心裡流著淚,卻只能歡顏以對。

8
蔡老師一生謙謙君子,無愧於國,無愧於心。
師母那天說: " 理智上和感情上,我都認為你最帥。"
他的愛女請長假從美國回台灣陪侍身邊。
弟妹們執手常伴。
他的老友們都依依不捨。
老師,值了。

朔風野大,老師,一路好走。

中華民族,這個苦難民族的復興與幸福,我們一定看得見。
我們終將再見。
我們終將再見。

現在的您,終於可以放懷吃喝了。
智賢敬您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