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臉台灣賦格和無良媒體
發佈日期|2016.05.28
文 / 黃智賢

國王真的沒有穿衣服

人類無法挽救的破爛英文還有救。
不要臉就無救了。

綠色網軍如此不誠實,無良媒體如此努力護航。
為了護航蔡英文,所以可以指鹿為馬,可以說謊無極限。
為的只是要把”打臉”兩個字做成標題,放在別人頭上,讓網軍可以用這個來攻擊別人,這樣就完成任務了。
無良媒體要打臉我,打臉哪一件事呢?
可以不對我道歉嗎 ?
綠網軍就算了。
一個媒體,不用功,程度差,惡意的用錯誤的資訊霸凌反對者,難道不是台灣今天所以沉淪的罪魁禍首 ?

我前天一早,寫了一篇”總統的教育不能等”
指出蔡英文在接見美國助理部長時,犯了四個錯誤:中文,心理,國際禮儀和英文。

1
對於我質疑蔡英文,講英文不符合國際禮儀,講中文卡住,以及不該講 “高級”,綠營,總統府和綠媒都閃躲不敢回答。
回答呀 !
所以,是誰被打臉呢 ?
不就是蔡英文 ?
不就是綠網軍?
不就是無良媒體?

2
但我指出的四個錯誤,只有英文這一項,因為只有視頻,總統府沒有提供逐字稿,所以綠營作為硬拗的空間。
綠網軍花了32個小時,以為自己幫蔡英文加工,把蔡英文講漏講錯的英文,自己加油添醋補上去,就可以事後加工,編出一個正確的文法版本。
然後硬拗說,蔡英文明明有說,是大家聽力差,沒聽到。
媒體如果以護航為業,當然鼓勵一種風氣,只要保護蔡女皇,怎麼說謊都可以。
可是綠營一說謊就是會漏餡。
程度不好,又惡質,又不誠實的綠網軍,越是事後加工,漏洞和馬腳就越多。
因為人不要臉,功能也是有極限的。

綠網軍憑空捏造,說他們聽到了宇宙裡不存在的聲音,聽到人類聽不到的蔡英文講的神祕英文,所以是黃智賢英文聽力不行。
然後無良媒體就下標說黃智賢被打臉。
然後綠網軍數以萬計,就出動四處貼蘋果日報的文,再用三字經或汙言穢語。
這樣就可以完成對我的反制和攻擊了。

可是,綠營和無良媒體連要打擊我,都不看完我的文章。
我昨天明明早就寫出幾種會亂編的可能性了。
因為你們太綠,所以眼睛看不見 ?
只是我列出的所有的5個綠軍可能亂拗的方式,他們的英文文法,都有錯,沒有例外。


3
前天我使用的蔡英文的英文說法是”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這是前天所有媒體使用的版本。
因為蔡英文英文講得不好,發音太不清楚,我反覆聽了許多遍,用這個版本,指出犯了四個錯誤。
A problem前面沒有加 “ a ”
B problem 後面不應加 “ of “ (我的意思很清楚,是此處不能加of,而不是說problem 後面都不能加of)
C 應該用speaking
D 後面不該加language

同篇文章,我指出蔡英文的英文,另外還可能有幾種版本或硬拗:
1)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2)還是 I have problem saying in Chinese language. 
3)還是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it Chinese language. 
4)還是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it in Chinese language.

但這另外四個版本,不論是哪個版本,蔡總統的文法,還是都錯了。
( 為什麼我要這麼囉嗦,列出蔡英文講英文的可能的5個版本呢?
因為她的英文講得太糟,口齒含混不清。所以要捏造一些宇宙靈異聲音,強加在她嘴裡,硬掰她講了,我們正常人類聽不到,我們也沒辦法。
所以我早就未雨綢繆,防範未然,昨天就把幾種可能性,寫在同一篇文章了。
綠網軍要硬扯,已經太晚了。)
我寫得比你們硬拗還要早,那難道不是你們被打臉 ?


4
綠網軍說,他們有聽到蔡英文講 “I have a problem.” 有 “a”
還怪說是 native speaker (這裡指以英文為母語的人)講太快,所以我們程度差,聽不到。
問題是蔡英文不是native speaker (以英文為母語的人)。
問題是native speaker 講“I have a ”,絕對會讓你聽得很清楚。
問題是蔡英文講的是“I have problem.”
不是 “I have a problem.”

所以我今天PO了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演講 “ I have a dream. ”
大家可以把native speaker講”a”,跟蔡英文講的比一比。
就知道蔡英文根本沒講 “a ”。

我認為是因為她太緊張了,而不是她不知道。
但錯就是錯。

5
綠網軍說蔡英文講的是” saying it in Chinese language.”
問題是,如果是saying it in Chinese, 為什麼第一天媒體寫的時候, 總統府沒有立刻澄清 ? 要等我隔了一夜寫文質疑,再花32小時cooking出這樣一個事後加工版本 ? 且文法又錯了 ?
而且,後面怎麼還會加language呢 ? 
這真是bad English得不得了。
而且,蔡英文真的有講 it in 嗎 ? 大家聽聽看。
難道是靈異事件?

6
至於硬說字典裡說可以講 problem of saying,
這真的就土法煉鋼練成灰,說謊不打草稿了。
台灣賦格硬說,劍橋英文字典有例句,所以可以說problem of saying.
我查了劍橋英文字典:
Problem這個字解釋如下:
a situation, person, or thing that needs attention and needs to be dealt with or solved:
例句很多,我加上編號。
1) financial/health problems Our main problem is lack of cash.
2) I'm having problems with my computer.
3) No one has solved the problem of what to do with radioactive waste.
4) The very high rate of inflation poses/presents  is) a serious problem for the government.
5) Who is going to tackle  deal with) the problem of poverty in the inner cities
6) Did you have any problems  difficulties) getting here?
7) I'd love to come - the only problem is I've got friends staying that night.
8)We were given ten problems to solve.

其中第3句Problem 後面加of,就只能連接what to do ,不能連動詞加ing。
重點來了,只有第6點是可以動詞加ing的。
但恰恰這時,就不可以加of,就要講problem V+ing. 所以根據劍橋字典,要講problem saying,不可以講problem of saying

這不就是我一直在說的嗎 ?
沒格沒程度的綠網軍舉出來劍橋英文字典,這本字典恰恰在為我背書。
你們自己舉出劍橋英文字典,這字典卻打臉你們自己。
請問綠色網軍和蘋果日報, 你們是在哪一個星球的劍橋字典找到problem of saying這種例句的 ?
劍橋字典連結如下:http://dictionary.cambridge.org/dictionary/english/problem

 

problem後面在一些情況下可以加of,比如 problem of nation就是可以的。
但就是不可以在動詞ing時加of,所以不可以講 problem of saying。
(我的意思很清楚,是此處不能加of,而不是說problem 後面都不能加of)


到底綠營使用的劍橋英文字典例句在哪裡 ?
拿出來讓大家聞一聞吧!
還是綠營自己捏造的 ?
綠營可以說謊到這種程度,也太沒格調了。

7
麻煩請找出一個真正的native speaker (這裡指以英文為母語的人)
這樣講” I have a problem of saying “的例證給我。
因為Native speaker 不是這樣說的。

教你一個乖,native speaker會這樣講:
1 ) I have a problem speaking Chinese.

2 ) I have a problem saying it in Chinese.
更好的說法是:
3) I'm having a problem with my Chinese.
4) I'm having a problem saying it in Chinese.
5) I'm having a problem expressing myself in Chinese.

Native speaker 不會加”of ” 也不會加 ” language ”


8
不是康乃爾畢業英文就一定很好。
在台灣念完大學才出國念碩士,英文文法難免有錯。
英文不完美,一樣可以拿碩士博士。更何況緊張時,講錯講漏都會。
可恥的是,事後出動網軍部隊,指鹿為馬硬拗。

中國人,英文講得不好,一點都不必羞愧。
中文不好才需羞愧。總統不講中文,才該羞愧。
怪異的是,明明緊張得連中文都講不出口了,卻硬要講不是母語的英文。
緊張成那個樣子,硬講出來的英文,當然就可能是台式英文。
我們都不是native speaker,都知道一緊張,會講不好,發音更是糟糕。

9
這就是為什麼一個總統,在總統府接見外賓,不該講英文。
就是怕像蔡英文這樣,因為口齒不清,造成只有綠色陣營聽得到,正常人類聽不到的特異聲音。
現在只是英文好不好的問題,但萬一是更大的外交爭議,怎麼辦 ?

我只是一個指出國王真的沒穿衣服的人。
要綠營認錯,我從不妄想。光是要他們誠實都很難了。
媒體霸凌早已得逞,會道歉嗎 ?
台灣,就是這樣了。
不要臉的人與媒體,才有榮華富貴。

PS
Dr. Earl Henry 曾任哈佛醫學院教授,他是native speaker,完全證實我的說法,指出蘋果日報和綠網軍說法不正確,他願意接受媒體採訪。
三立和蘋果日報,你們還要繼續賴下去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