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報周刊
司法沒有底線,只有脫線
發佈日期|2016.05.13
文 / 黃智賢

黃智賢 時報周刊2016年05月12日

國民黨副祕書長張雅屏,前年九合一大選的時候,是國民黨屏東縣黨部主委。
因為一份「就算潘安再世,也不能做破壞家庭的事」文宣,屏東地檢署起訴後,屏東地方法院判張雅屏違反選罷法處有期徒刑2年10月,褫奪公權5年。

有這樣的司法,台灣民主怎麼可能不成為笑話?

為了這份文宣,屏東地檢署前後發動3次搜索。第二次搜索時將張雅屏10萬元交保;第三次,張雅屏竟然被羈押。

張雅屏的文宣有所本?
有,他是從台聯議員潘長成得到消息的,而且地方上的傳聞很多,媒體也有報導。

那張雅屏有沒有盡可能查證?
張向地方人士查證,許多人都表示有聽聞。甚至告知張雅屏相關細節。這樣的查證,算不算不夠?

讓人好奇的是,當時潘孟安和縣長曹啟鴻,有沒有在10月20日去拜會當時的屏檢檢察長張金塗(黃信介女婿)?
之後,屏檢就發動3次搜索,然後羈押張雅屏。

在選舉投票前,為了競選文宣而羈押國民黨黨部主委,有沒有影響到選情?有沒有意圖影響選情?我們記憶所及,到底有多少前例,是因為文宣而把黨部主委羈押的?

選舉時是最敏感的時刻,當屏檢發動3次搜索,最後還羈押了黨部主委,國民黨還要選嗎?選情能不崩盤嗎?

新竹市國民黨立委候選人鄭正鈐,被民進黨指控擺流水席賄選,但其實那是新竹市議會歲末感恩餐會,媒體卻跟進一面倒痛批鄭正鈐。
同時,鄭正鈐對柯建銘的12萬份文宣,被一位黃姓檢察官,帶著警察,沒有搜索票,就違法搜索派報社,也沒有給扣押清單,就直接扣押了。柯建銘果然光榮當選。

林昶佐在王如玄軍宅事件正沸沸揚揚時,發了一份文宣,指控林郁方是「坑殺軍宅共犯」。問題是林郁方從未買賣過軍宅。
林郁方控告林昶佐妨害名譽,檢方卻不起訴。這份謊話連篇的文宣,嚴重影響林郁方的選情。
可是我們沒看到檢方用選罷法搜索、查扣和羈押,更沒有用選罷法起訴林昶佐。林昶佐因此洋洋得意當選立委,得以享受他的榮華富貴。

張雅屏的文宣,經過事前查證,卻被檢方用選罷法羈押、起訴,最後被判刑。
鄭正鈐的文宣乾脆被違法查扣,不准你發。
林昶佐大量散發不實文宣,說林郁方是坑殺軍宅的共犯。
可是檢察官卻沒有用選罷法羈押或起訴林昶佐,連林郁方去告林昶佐妨害名譽,都不起訴。

選舉自由和言論自由,是民主的兩大基石。
但看司法對待張雅屏、鄭正鈐和林郁方,顯然只有一個標準。
綠營做什麼都可以,國民黨做什麼都不行。
更別提還有郭冠英因為言論被剝奪退休金。

司法哪有防線?
司法早向當權者宣誓效忠:吾皇萬歲。

時報周刊原文刊載: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513004922-26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