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報周刊
引刀成一快 不負少年頭
發佈日期|2016.04.03
文 / 黃智賢

3月29日青年節,為的是紀念辛亥革命的熱血青年。

是怎樣對民族的愛,才能讓林覺民在「淚珠和筆墨」之下,寫出「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也」這樣的血淚?
是因為「卒不能獨善其身」的悲願,不得不堅持。

為了這苦難太深的民族,不得不投擲自己的肉身,不得不放棄自己的摯愛。

但329所紀念的,豈僅僅是那一場革命,豈僅僅是青年。
青年節所紀念的,所要鼓舞的,該是所有對理想孜孜矻矻,百折不回的追求。

所有的理想主義,所有願意為了更大更高更無私的目的,願意自我犧牲,願意承受打擊;
願意放棄榮華富貴,願意傾己所有,所做的一切努力,才該是329所要紀念的吧!

不管遇到何等橫逆,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這樣感動人心的長久堅持,也許終究可以換來人類每一回小小的進展。

但寥寥幾句話,背後所堅持的,所放棄的,是多少不為人知的點滴在心頭。

「造次」和「顛沛」的背後,要怎樣能甘之如飴,恐怕才是一生的修練。

每個領域,每個行業,甚至每個人的生命歷程裡,各種各樣的追求和追尋,種種挫折和橫逆,都在考驗我們的修練。

不管是堅持不懈,用18年的努力,才能不懼各式艱難挫折,把 "因為愛你 " (Carol) 這部電影拍出來。
還是一個民族,用8年的血淚,慘勝侵略者。
還是用100年的堅忍,從滅亡的危機,走向復興。
最讓人期待與尊敬的,還是那百折不回,在艱困中永不放棄的決心。

不管是跨越種族和國界的成就;不管是希臘悲劇,還是莎士比亞。
當觀看著人類在衝突和挫折,也許是「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豪情與犧牲,還是「豈有豪情似舊時,花開花落兩由之」的回味,沒有堅持和犧牲,哪能有所成就?

但巨大的犧牲,是不是可以有價值?
有時候,當下是看不出來的。

如果二次大戰時,中國不是拚死和日本周旋,堅持到1945年。
那自然不必說,中國當然早已滅亡。
但如果不是中國的堅持,把日本困在中國,那整個二次大戰的結果,根本會徹底改寫。

多少青年,為了抗日,投筆從戎,參加十萬青年十萬軍。
多少青年,為了加入空軍,放棄自己在海外,原本可以功成名就的一生。
更因為深知自己終將為國捐軀,只能放棄摯愛與婚姻。

這樣的犧牲,值得嗎?
這樣的堅持,會不會太傻?

深愛他們的家人,必定覺得太傻。
但若不是有這麼多的傻子,整個民族,也許就傾覆了。

值不值得,也許只能留與後人說。

當下之時,擔子落下。
可以承擔的人,只能以豪情與壯志,承擔那需要堅持與勇氣的擔子。

(時報周刊 2016年04月01日 黃智賢。 此處為原稿 )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401006102-26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