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思華和他的對立面: 正直與謊言
發佈日期|2015.08.05
文 / 黃智賢

1

今年6月1日,吳思華就對反課綱者做了巨大讓步,對課綱提出幾點聲明
(1) 新課綱會繼續
(2) 新舊課本並行,由學校老師自行決定
(3) 17項爭議點,考試不考。建議老師與學生將不同觀點同時並陳,一起討論。

這樣的讓步,我很反對。因為新課綱在程序和內容都沒有問題。反課綱者,堅持的是日本軍國主義史觀。
中華民國的教育部,怎能輕言讓步 ? 為何要讓步 ?

2
在吳思華讓步之後,照理說, 這樣巨大的退讓, 應該讓反課綱的滿意的。
沒想到,反課綱覺得可以軟土深掘,抗爭的手段, 卻反而越來越激烈。

(1) 6月9日吳思華親自到中一中跟學生座談課綱, 中一中的老師許全義不但激烈抗爭,還用謊話 "新課綱說喜馬拉雅山是台灣第一高峰",羞辱吳思華。吳思華離開時, 學生擋車,甚至大罵 " 去你的中國 "。

(2)6月10日開始在教育部前抗議。6月24日龍潭高中應屆畢業生游騰傑,翻圍牆進入教育部丟擲油漆包

(3)7月6日教育部前陳情時推擠員警,游又強行翻越大門。警方即時管束,教育部仍保留告訴權,員警告誡讓他離去。
游在7月13日又帶十名學生,拉開國教署二樓鐵捲門,在國教署長辦公室外,要求署長出面回應;由於教育部還是忍耐說服,警方也是勸導後放行。

(4)7月17日晚上,十幾名包含國中生等再翻牆進入教育部中庭,在主體建築物及石柱、圍牆上噴漆,警方當場逮捕四人;教育部還是沒提告,為維護安全,才請警方在圍牆四周架設鐵拒馬及蛇籠。

(5) 7月22日到23日傍晚,2天1夜,學生在教育部跨夜抗爭。警方協助臨時申請路權,教育部退讓讓他們抗爭。

(6)7月23日教育部白天在全台高中,辦四場座談會。10來個彰化高中學生在校門口堵住,不讓教育部人員進入。校長半跪著求學生讓人進入, 座談會才開得成。
這真不知道是甚麼民主風範 ?

(7)7月23日深夜入侵教育部部長室。挾持教官,破壞公物。
33人遭逮捕。其中10人未成年,23人是大人。

(8) 反課綱內鬨,林冠華被同伴認為是內奸,被點名,被霸凌,被孤立。

(9) 林冠華燒炭自殺

(10) 民進黨和反課綱開始操作,把林冠華操作成烈士。

(11) 陸續動員未成年擴大反課綱,甚至辱罵吳思華是殺人兇手。

3
吳思華去林冠華家探視家屬。
出來時,反課綱的高中女生辱罵吳思華:
(1) 她罵: "你為什麼不出來面對,我反課綱反了3個月,你都沒出面。"
她說謊。吳思華6月9日才去台中一中。且被羞辱。

(2) 又罵 "人民的話,政府應該服從。"
是的。但多數民意跟她不一樣。為什麼多數要服從少數呢 ?
她為什麼不服從多數 ?

4
學生提出三大訴求, 說達到這三點就撤退:
(1) 撤新課綱
(2) 吳思華下台
(3) 教育部撤告

但最好笑的,是後來學生要求立法院召開臨時會。
用完全黑箱的朝野協商撤掉新課綱。
學生啊學生,原來你們這麼愛黑箱。

5
王金平又出手搶戲。
再一次跟民進黨密謀,要把課綱的事情引到立法院,用朝野協商或是表決,廢掉新課綱。

王金平甚至配合柯建銘的說法,誤導說教育部新課綱因為高級中學法,被廢止了,所以適法性有問題。

事實上,法律很清楚教育部完全站得住腳。

(1) 99 年6 月9 日公布的高級中學法,第9條這樣寫," 高級中學教科用書,由中央主管教育行政機關審定,必要時得編定之。 "

(2) 102年7月10日公布的高級中等教育法,第43條,清楚寫 " 中央主管機關應訂定高級中等學校課程綱要及其實施之有關規定,作為學校規劃及實施課程之依據。中央主管機關為審議高級中等學校課程綱要,應設課程審議會,其組成及 運作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

所以清楚極了,新課綱哪有適法性問題 ?

6
可是蔡英文繼續出手,要求朱立倫同意立法院開臨時會。
朱立倫居然也贊成。
事實上課程標準是行政權。不管是行政命令還是行政規範。
立法院都沒有置喙的餘地。
立法院可以在會期內質詢部長等官員,可以質疑,召開公聽會,修改法律。
但對於法律規定,是教育部的行政權,立法院憑甚麼插手?

當教育部以正當的程序,合法的程序完成課程標準, 立法院怎能侵害行政權 ?

但反正王金平和蔡英文是不管法律的。

7
民進黨最佳劇本: 開臨時會。
上策是,朝野協商,密室就把新課綱給廢了。蔡英文跟王金平大勝。國家跟國民黨一起輸。
中策是,表決新舊課綱。學生轉到立法院抗爭,民進黨再一次把學生偷放進立法院,佔領立法院。
於是太陽花重演,國家體制盪然無存,人民心灰意冷。

這種爛戲,卻可以把中華民國搞垮。

8
8月3日教育部跟學生座談。
幾個獨派教授和老師,也混在學生群裡面,跟教育部長對談。
學生說謊 :"我們一再讓步" 。 你讓了甚麼步? 妳不是軟土深掘, 野蠻至極 ?
學生朱震居然大哭 : " 我們到底在反甚麼,我們也不知道了 。" 
你違法抗爭, 為什麼不回家 ?
花亦芬和許全義和周婉窈, 總不是學生了吧。卻大搖大擺的混進去,說一些顛三倒四,不知所云的話。
有學生中途離席,有學生大罵吳思華無恥。

9
8月4日立法院談話會, 國民黨一致反對開臨時會。民進黨跟親民黨也同意。也弄了一個朝野協商的書面。
王金平為了有下台階,把教育部6月1日的讓步,說成是8月4日朝野協商的成果。
真是好意思,厚臉皮。
蔡英文更不要臉, 硬要說教育部錯。

10
學生繼續說, 已經一再釋出善意了。
教育部卻不讓步,那不惜升高抗爭。

我驚訝未成年的學生,在大人教導下說謊時,臉不紅,氣不喘。
學生釋出了哪一點善意?
哪一點?

真的要升高抗爭 ?
已經搞出一條人命了,還要怎樣 ?
已經暴力,攻佔教育部長辦公室了,已經步步違法了。
還要怎樣 ?

11
吳思華其實已經讓步了。
是的,在民粹下是不得不然的退讓。雖然我並不贊成。
但在課綱事件裡,看到吳思華的誠實,正直和溫和理性,以及教育家的風範。
他步步守法,遵守程序正義。
他一再忍讓,但守住底線。
對比他的對立面卻是: 偽善,謊言和野蠻,加上對權力的嗜血渴望。

吳思華代表了中華民國這個政府, 可不可以依法執政,可不可以對抗違法。
代表了中華民國有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以及法治基礎。
吳思華若是被逼得心灰意冷而下台,那就證明為惡違法可以全盤得勝,反民主可以得勝,利用未成年可以全面勝利。
那麼中華民國,真的可以拉下鐵門,說拜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