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個年輕人之後的民主
發佈日期|2015.07.31
文 / 黃智賢

家屬說,林冠華的走,與反課綱無關。

這次孩子學到的,是一個民主素養, 尊重社會多數的決議,理性和平的發表看法。
也不希望有人消費林冠華。
可是立刻有人迫不及待,在消費林冠華。
竟然這樣忍心。

1
16歲,18歲,20歲。
這是反課綱上街頭的年紀。(當然在他們身後,有許多,各種狼子野心的大人和老人。)
這種年紀的人上街頭,這個社會該怎麼辦?
早在6月1日,教育部就宣布新舊課本並存,台獨不喜歡的部分不考,甚至研究未來找孩子一起寫歷史課本。

坦白講,這樣的讓步,根本是錯的。
可是,這樣的讓步竟然還不夠。

所有違法的,激烈的抗爭,侵入,丟漆,毀損,攻佔教育部長辦公室,都是在教育部極度讓步之後。

世界上哪有這種運動 ?
對手和政府已經幾乎下跪了,卻反而升高激烈的程度 ?
是誰?
是誰告訴這些孩子,這樣的重大讓步,孩子還不算贏?
是誰教育洗腦這些孩子,自己不可能錯?
為什麼要讓反課綱,越來越血腥?
難道為了政治利益,可以這樣摧毀年輕人的一生?

2
在林家門口嗆吳思華的女生說:
(1)吳思華為什麼不出來?她反課綱3個月,沒見過吳思華。
她難道不知道,吳思華早就去過台中一中座談,結果被教師許全義,用跟玉山有關的謊話羞辱?
離開時更是在被羞辱的狀況下,狼狽離開?
她難道不知道,吳思華在網路開了座談會,結果只有250人看過?

(2) 她:人民的意見,政府就要接受
那女生難道不知道,她不代表完整的人民?
她不知道,她不能逼迫別人接受她的意見。
是誰是誰洗腦了這個女生,讓她自以為可以代表民意?
讓她自以為自己絕對對,不容挑戰?

就是這樣的極端化鼓動,不道德的洗腦,讓這些孩子,不知道自己在做的,是甚麼事。
以為攻佔教育部長辦公室,是對的事。
以為挾持人質,是對的事。
對的事,為什麼被起訴?

3
是誰,竟不教育孩子,甚麼叫做民主?
民主並不是逼迫所有人,遵從你的意志。
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

是怎樣冷血的人,才會唆使孩子,打一場他們不會明白的仗。
刑法有未成年的規定。
未成年的意思,是說沒有能力負完全的責任。未成年刑法不罰,卻可以決定台灣的未來?
卻可以暴力挾持國家和社會,對他們唯命是從?
這是甚麼道理?

再怎麼冷血,也不要唆使未成年的人,為你們的政治野心,在前面衝。
甚至讓他們,父母親來尋,竟用暴力對待父母。
怎麼這麼冷血,竟要用一群娃娃兵奪權。

4
我參加過,也支持過許多次抗爭。
抗爭與社會運動的壓力,所要面對的狀況,那些可恥的,冷血的,躲在學生後面的大人,有沒有告訴他們?

難道不是島國前進?難道不是台權會、台教會,一路培訓,訓練這些反課綱的學生?

用最激進最極端的方式,訓練這些學生。
告訴他們,他們永遠是對的,社會必須遵從。

在反服貿運動之前,台灣的社會運動和抗爭,起碼守著「走在邊緣,但不越界」的遊戲規則。
但反服貿台獨運動獲得巨大成功之後,從此嘗到甜頭。
發現用學生做先鋒的奧妙,在於年輕,熱血,衝動,又讓社會愛惜與同情。
叫他們激進,鼓動他們犯法,老鳥躲在後面跟著衝,卻又可以要求社會不可以追究其野蠻犯法的行為。
讓政府步步退讓,讓到無可再讓,還是要讓。
仔細研究,參與攻進立法院和行政院的大人與團體,人數與學生比,起碼等量齊觀。
可是社會仍然用對待孩子的縱容,來對待這些人。
獨派和民進黨覺得太賺了,於是上癮了。

5
可是他們究竟是孩子還是大人?
如果是孩子,不該進入這樣複雜的政治場域。
如果是大人,可是他們又不能承擔行為的後果。
獨派團體培訓這些孩子,給他們閱讀獨派教材,洗他們的腦,然後推他們上場。
告訴他們,他們的主張,一定是對的。
他們的主張,必須被百分之一百的接受,否則就是失敗。
甚至培訓他們,必須不斷升高壓力,以違法的手段,造成震撼,製造壓力,改變別人的主張。

6
這些冷血的人:
(1) 陳其邁
在林冠華死亡的同一天下午就公布林冠華生前LINE的對話。
這個時候,你是把林冠華當成一個百分之百的大人?不是孩子?
請問,你是不是問過家屬的意見?家人同意公布嗎?
你可不可以尊重過家屬?
這樣是道德的嗎?

林冠華媽媽已經明白表示,「這次孩子學到的事一個民主素養, 尊重社會多數的決議, 理性和平的發表看法。」
林媽媽說:「這是我們家裡自己的狀況,希望事情到此為止。」
「希望媒體不要去扭曲事實,藉機炒作。」

林冠華長期有情緒問題,起碼3年以上。長期吃藥諮商,家人學校都知道。
他長期說自己活不過20歲。可是卻不幸的,5月開始參加反課綱。
以他的情緒與心理,怎麼能夠應付這樣激烈和高亢興奮的,而且走極端的反課綱運動?
拉他進來的人,平常組訓他的大人,竟沒有人有羞恥心?
林冠華家人的意願,你陳其邁可有尊重?
你公布line之前,可有問過他家人?
不,你見獵心喜,你等不及,違反家人的意願,要把林冠華塑造為烈士。

(2) 蔡英文
這已經是赤裸裸的奪權了。
你真冷血。
妳明明白白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說謊來對孩子和青少年下毒。
妳騙這些孩子說教育部違法。妳鼓勵孩子不要遵守法律。
從太陽花開始,妳就嚐到甜頭。
讓孩子為妳做側翼,讓孩子為妳奪權。
妳讓孩子為一個完全不值得的議題,為一件莫名其妙的假議題往前衝。
妳睡得著嗎?

(3) 北社
林冠華一直認為,"做對的事,為什麼會被起訴?"
在7月23日深夜,反課綱學生回到北社辦公室開會,決定要攻打教育部長辦公室。現場沒有北社的人?北社沒有告訴他們這是違法的?北社沒有告訴他們會被起訴?他們現場還挾持教官, 北社的人沒有告訴他們這是公訴罪?
還是急獨的北社,認為為了台獨,讓孩子犯法算甚麼?所以哄騙學生?
可恥!可恨!冷血!

(4) 島國前進
你們不是才在七月,剛剛辦了中學生培訓班,傳授違法的反服貿運動。
用最法西斯的教材,洗腦這些未成年的高中生。

(5) 姚立明
姚立明鼓吹,支持,為孩子的違法讚聲。
這樣冷血殘忍的人,以孩子的假精神導師面貌出現。
到現在,還不肯告訴孩子實話,還在說謊,還在利用孩子。
你為什麼不肯告訴孩子,教育部敗訴只是要公布會議紀錄?
為什麼不肯告訴孩子,新舊課綱的差異,主要是日本右翼軍國主義史觀,和中華民國史觀的差異?

7
是誰用台獨教育,用偏頗反民主的組訓,不肯教導完整的民主價值。
卻重度強調公民不服從和抗爭的價值。
這樣的組訓,非常不負責,非常不道德。
讓孩子以為,面對意見不同時,抗爭和公民不服從就是民主,才是民主。
不知道議會,投票,妥協和談判,是民主的主要內容。
不知道真理是甚麼。
不知道探求真理必須謙卑,因為自己也可能錯。

這樣不道德的教育,會害了更多孩子,無法面對民主和人生的真相。